守望者

215 《守望者》revisited


我有点后悔写了156这篇文章。那篇文章是在既不了解新保守主义,也没看懂《守望者》电影的情况下写的。这种草率地给一部独立的艺术作品,戴上一个主义的帽子的做法,是某个人启发我的。那个人告诉我新保守主义和《黑暗骑士》有着隐秘的联系。我能写出那么糟糕的文章,他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算了,不要推卸责任。

虽然我意识到156的错误,但一直未能重写到满意的程度,这篇也不是重写。

我想我之前没看懂《守望者》的一个原因,是没看出这部电影有很多的铁⋯⋯噢,不,讽刺(irony)⋯⋯Comedian就是相当有代表性的一个角色。他跟阿甘(Forest Gump)相似,都经历过美国的许多历史事件,比如说两者都参加过越战,两者都介入了水门事件。可Comedian更像是阿甘的反面,越战里的他更像是个玩世不恭,嗜血的刽子手,而在水门事件里,他杀死了真实历史里公开丑闻的记者,使得尼克松能多次连任。我想对美国人来说,尼克松能连任已经是个历史的玩笑,能一直连任到1985年,说明这不只是个小玩笑。Comedian参与了伊朗人质事件的人质解救行动,却满心欢喜地把事情搞得更糟。他甚至可能是肯尼迪总统的刺杀者。这么一个爱开玩笑的喜剧演员,却是到1985年仍然活跃的两个超级英雄(另外一个是曼哈顿博士)之一。Ozymandias用谎言和巨大的牺牲给人类制造和平的动机的计划,似乎影射了某些历史事件,即使真实事件远没有电影中的那么戏剧性。也许更戏剧性的是,Laurie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成功劝说了曼哈顿博士阻止灾难,结果却是后者也成为了Ozymandias阴谋的倡导者。至此守望者们全部道德破产,这可是新保守主义者不能接受的。Laurie自己的出生也是笑话,而且是个限制级的笑话。Laurie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玩笑。人实在是太弱小,在命运的玩笑/荒谬面前,除了投降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