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意义

201


常常觉得在和平时期说“世界是荒谬的”显得很矫情,可是菲律宾的人质事件,以及多难却不见兴邦的某大国的诸多灾害,提醒着我们世界是荒谬的,人生也是荒谬的。

我发现很难给这诸多事件定性,这究竟是让人愤慨的事件,让人遗憾的事件,还是让人悲哀的事件?比如说人质事件,我为死者感到悲哀,可是我觉得也有必要对枪手表示愤慨,因为他是直接的加害者。愤慨之余,我们也不能忽视枪手还背负着种种不公正的事情,他也只是那个国家里遭受着不公义的百姓的一员。在一个不公义成为常态的国家里面,个人也就只能选择“受害者/帮凶”或者反英雄这两种角色而已,而枪手显然是后者。撇除了不公义,我还为当地政府的无能感到愤怒,这是一个不能够处理自己搞出的渣的政府。也许,我还应该谴责那个不大关心国民在海外安全的国家的不作为。也许,也要为在海外生活的菲律宾人感到遗憾,因为他们将会因为他们没做的事情受到持续的歧视、憎恨和诅咒。但当这些强烈的感情过去以后,能感受到的也许就只有荒谬了。

验证荒谬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身边的某个事件,问一下“为什么是我?”或者“为什么不是我?”如果不能找到比“你恰巧就在那儿”“你倒霉”之类回答更深刻的回答,那么很可能,你切切实实地和荒谬碰了个面。当然宗教对这些问题也给出了系统的解释,但在我看来都是相当令人失望的。俗世方面,也就只有形而上学能提供解答(有人说过宗教就是“人民的形而上学)。

从大处看,人们可以把事情归因于“人类的肆意横行会受到地球的惩罚”或者“不该把房子建在容易受灾的地方”这样的教训,但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为什么死的是我”“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家人”甚至“为什么我没有死”这种问题是不可能找出原因的。死亡是荒谬的,它到来的时间,它到来的方式都是那么地偶然和缺少理由,以至于连生存(作为未被执行的死亡)都变成是荒谬的。除去完全无视安全的人,幸存者之所以生存不是因为他们更强更高尚,受害者也并不比别人更该死,一切只是偶然而已。那些令人困惑的细节也会透射出世界的荒谬。为什么枪手会提出如此无脑的要求?为什么特警会如此无能?为什么总统会笑?

所以看到昨天的一些“真相”贴已经上升到阴谋论的高度,我并不惊讶。对于一个没有深入调查能力普通民众,根本不可能采集到足够的证据去还原真相。即使对于能够到受害者处听取口供的警方,因为现场的极度混乱和受害者当时极度惊恐,是不大可能得到完全的真相的,普通民众就更不用说了。那么,这些阴谋论的构建就只能是基于到处流传的各种二手资讯。真相贴的作者从大量的证据里找出一个一致的模式,并把它称为“真相”。不错,有时候,的确可以在一团混沌里面找出一个似乎统领一切的模式,但这模式并不一定就是真相,因为它也许可能会和别的证据冲突从而不可能是真相;即使没有找到与之冲突的事实,它也可能不是唯一的模式,这意味着所掌握的证据不足以还原真相。然而更多的时候,民间的阴谋论只是作者把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东拼西凑,忽视与观点相背的事实,穿凿附会地虚构了个所谓的“真相”。这就是阴谋论。但阴谋论为什么那么吸引人呢?它满足了大家的一个心理需要。凭借一个首尾一贯(虽然这只是个幻象)的理论,它给许多令人困惑的事情提供了诱人的解释。通过虚构出一个或者一小撮的恶意阴谋者,它使我们憎恨幻想中的罪魁祸首,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更重要的是,阴谋论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了秩序,带来了终极的原因,掩盖了世界的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