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

Mobile Suit Gundam Unicorn Episode 5 PV2


Advertisements

拉普拉斯之盒有可能存在吗?


《高达UC》的动画版之所以好看,是因为有小说打头作蓝本。这并不是说UC的小说本身如何好,事实上小说的可读性实在一般,对于没了解过高达的读者来说这套小说其实没什么意思。这里有一系列详细的书评:
http://www.kozue-studio.org/blog/read.php?351。这套小说之优点在于构造了一个颇为有潜力的故事架构,动画版如果能够跟随主线并再根据需要稍作改进即可。有一个例外,就是小说中的剧情轴心:拉普拉斯之盒。
《高达UC》里,使得三大势力(联邦、新Zeon和毕斯特财团)明争暗斗的就是这么一个被称为拉普拉斯之盒的东西。这个“盒子”,被称为有颠覆联邦的威力,却少有人知道它的真身。小说版里面,拉普拉斯之盒的真身在结局处才会揭晓。揭晓之时可以预料到许读者会大呼上当,我也感到相当费解⋯⋯

剧透拉普拉斯之盒的真身实在很有必要,如果能够一边看剧情一边思考拉普拉斯之盒的意义的话,估计会对UC的整个故事有另一层的理解。这个拉普拉斯之盒其实就是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原版的联邦宪法,宪法上有那么后来已经被删除的一条:新人类要优先进入政府。这条条文之所以有杀伤力,是因为一直以来,联邦干着完全相反的事情:排斥新人类,甚至实行着要铲除新人类的联邦军重编计划。但是,这么一块破石碑能否动摇联邦的统治?
研究这种问题的基本思路是在现实中找一些相似的例子或者情景。因此我们的第一步就是,存在像拉普拉斯之盒这样的东西吗?UC里面联邦的表里不一,之前说是要为A而战,而最后做着完全相反的事情,如此具有讽刺性的局面在20世纪发生过不少。简单地说,天朝就是一个例子,一本叫《历史的先声》的小书,不多不少就是个拉普拉斯的盒子。为免跑题,我就不详细说这本书了。这里补充一个假想的例子,比如说耶稣是人。圣经错一两句,甚至通篇都错,也未必能摇撼基督教,可是假如有东西能证明耶稣只是凡人,其震撼力应该不小。

上述提到那个写了UC书评的博主,对拉普拉斯之盒这个设定的可信性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具体讨论请见:http://www.kozue-studio.org/blog/read.php?408。我也在下面提了些反对意见,博主也给出了长篇的回应,但基本立场没变。这是个相当开放的话题,但任何读者的观点都会极大地受到自身的世界观的限制。比如说,犬儒主义者就不会相信拉普拉斯之盒这样的设定。

[share]”MOBILE SUIT GUNDAM UC” episode 4 Trailer #2


一个多月之后,我们就能看见巴纳吉(高达UC的主角)是怎样再一次在敌人面前犹犹豫豫不肯出手。视频下面有个评论甚至说,巴纳吉能不能闭嘴,认真地打一场。但若只想看打斗,高达00就够了,刹那砍人是从来不会犹豫的⋯⋯而且总喜欢超量工作。正是这个总不愿意下狠手的巴纳吉,使我们看见战争的不道德。这在低龄系的高达,如00,中是看不到的。

184 高达UC


高达系列再次重返正统的宇宙世纪(UC),所以《高达UC》的“UC”是一语相关的,既代表宇宙世纪又代表独角兽。

《高达UC》可以说是对宇宙世纪的一次大扩展,一方面主线设在夏亚的逆袭的3年后的UC.0096,另一方面又把西历和宇宙历之间的UC.0001看作是往后一切纷争的关键点。独角兽在本作是可能性的象征,而可能性指的是人的可能性。对于从UC.0001开始持续的一系列乱局(也同时影射人类迄今为止的乱局),解决方法唯有依靠人类的可能性(原话是“内在的神——可能性之神”)。这个说法绝不是像乍看起来的那么天真可笑。UC年代宇宙移民中间觉醒的新人类就是其中一种可能性。凭借心灵感应的能力人类或许就能互相了解,或许就能解决过往团体对峙冲突的困境。但是,因为人类社会的复杂性(也因为制作公司的贪婪。。。),直到UC.0096世界还是在混乱之中。

相信人的可能性的理由是,当一切外部力量都无法挽回世界,人类仍能够靠着可能性克服这一切。这种信念和“精神寄托”不一样,精神寄托是种逃避,但可能性是可以转发成积极的行动力量的。萨特说,人的自由就是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的自由(跟那种伦理的自由相比)是与生俱来的,不可能剥削的,因为可能性的自由就是人的本质。小说中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说宇宙历启动仪式上,地球联邦的首相声称人类要告别“神的世纪”,而新世纪的“神”是内在的神,也就是可能性。如果结合那个近世代的精神事件(尼采的“上帝死了”)来说,这是不是在暗示对神的信仰过渡到对可能性的信仰呢?

高达作品的主要象征——机动战士高达原本是一种杀人兵器,再加上高性能,它应该是极端邪恶的杀人兵器。0079的RX78就被称为“白色恶魔”。也许把高达交给可托付的人可以早点解决战局,减少死伤,但这也无法否认高达仍然是杀人兵器。当然,在某些场合某些高达还是发挥了除了杀人兵器之外的功能,比如《高达00》的00高达。逆A高达在主角罗伦的努力下从未,turnA以杀人兵器的面目出现过。(直接无视seed)《高达UC》纯白的独角兽高达能否名副其实地担负可能性之兽的使命就要看往后的发展了。(小说只看了一点点)

为什么有了UC这样的伟大传统,还会有seed这种马虎“脑残”的系列出现了?除了那些人事纠纷和制作计划的失败之外,还因为要照顾低龄观众和女性观众。恐怕在这些观众眼里UC跟seed是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