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218 《一种更强大的力量——非暴力抗争一百年》


一看书名大家都可以猜到这是本禁书,所以如果因为书被禁而买不到的话,大可以到这里来看网络连载:http://www.my1510.cn/1510topic.php?id=72#wrap。

该书引言中的这两段话很好地概括了其主要观点:

人们通常会想当然地认为,对非暴力抵抗手段的选择是出于道义上的原因,但历史记录却表明事实并非如此。二十世纪采用非暴力行动的大多数人这么做的原因是, 武装或者物质力量不是一种可行的办法。有些人只是缺少足够多的武器来发动暴力反叛;其他人则在最近看到暴力抗争的失败,并给生命和财产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可是,因为攸关人们最为重要的利益,且因为他们决心将统治者赶下台或者取消压制他们权利的法律,他们就被迫拿起其他非暴力的武器。那些在我们的故事中采取 非暴力行动的人士不是要缔造和平。他们是要战斗。

有关冲突的最大的错误观念是,暴力总是力量的最终形式,而且推进正义事业或者击败非正义的所有其他方法都无法超越它。可是,俄罗斯人、印度人、波兰人、丹 麦人、萨尔瓦多人、非裔美国人、智利人、南非人以及其他许多人都证明,冲突中一方的选择并不因另一方使用暴力而预先被限定,而且其他的非暴力措施可能是一 种更加强大的力量。如果上个世纪被迫做出的生命和名誉方面的巨大牺牲在未来的一百年间有所回报,这其中的原因就将是,上述真理得到了更为充分的理解。

大家可以猜猜这本书被禁的原因(反正我也不会有办法知道真相)。一方面,该书可能鼓励人们进行非暴力抗争,或者所谓的“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另一方面,某政权的合法性会受到冲击(犬儒主义者是不会明白合法性的)。“枪杆子出政权”一方面给暴力夺权提供合法性,另一方面也用于威慑在武力上的弱势群体。

目前刚看完第八段,也就是俄罗斯1905年到1917年历史“鲜为人知”的一面。

Advertisements

A quote


这可以看作是对 SB文 所撰之文极好的回应:

‘从未出生——这是何等的自由’,后来他(齐奥兰)这样表述。他这时为什么还不及时选择自杀呢?这是后来与齐奥兰讨论人生观问题的一些批评家和对话者提出的恶意问题。误解在于,如同生一样,死也是无意义的。在对于世界的自身存在的无意义感到震惊之后,自杀并非其必然结果。相反,只有那些乐观主义者,他们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根本被抽掉了才会对此感到失望,并进而产生自杀的念头;而不是悲观主义者、没有幻觉者,那些最后终结了希望的幻想的人。

摘自《法意哲学家圆桌》

209 三体3


基本上三体系列就是中国科幻的里程碑了。不想讨论三体3对故事的掌控好不好之类的主观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中国就那么一个鹤立鸡群的地球往事三部曲,这类肤浅的吐槽简直就是有病了。三体系列也不是什么轻松好玩的小说,是读了使人感到沉重无比的现代史诗。观摩之前做好心理准备,看完一段该看点热血的东西冲淡一下。

云天明是小说前半段最有意思的一个角色,他的遭遇更是牵动人心,可惜后面的着墨不多了。送星星这个桥段既细腻又悲壮,算是我所看过的同类桥段最了不起的一个。凭我有限的人生经验,感到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程心对甚少有接触的云天明前后的态度变化会那么大?不能理解。云天明和三体文明的互动本可以是小说的一大亮点,可惜几乎没有任何着墨。经云天明讲述的童话故事和小说开头君士坦丁堡沦陷的那段,都非常地跛脚,如果三体3有什么明显缺陷的话,就是那两段了。

三体的世界太大,三本书实在难以尽述。出多几本其实没问题。《沙丘》六本大书还是不负众望。

最近实在写不出东西。

199


看了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虽说我不大能够确定他写的历史是否就是真正的历史,但看起来还是很学术很中立的,没多少预设立场,比有明显预设立场的中学历史书要好看很多。一方面,这本书可以给读者看到历史事件的比较真实的陈述,另一方面,作者没有受民族主义或者意识形态这样的思修牢笼的束缚,对诸历史事件的看法读起来非常清新。

说到民族主义,我对此还是持比较负面的态度。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民族主义推进了民族革命,在抗日战争凝聚了中国人,但其局限性与其积极性同样显著。像义和团的民族主义遭清朝保守派利用,成为了盲目的排外主义。孙中山策动革命时,民族主义的强盛固然使其招揽了许多同路人,但同时也阻碍大家理解三民主义的后两个元素(民权、民生)的重要性。纵观各种主义,民族主义在思想上似乎是比较低级和原始的,容易被煽动,而且常常和排外主义手牵手。基于某种原因,民族主义似乎是最容易被低下阶层所接受的,也就意味着民族主义可以迅速地凝聚中国的大部分人。看现在的形势,民族主义是没有必要存在的,当然以后也许又再需要民族主义,谁知道。

看这本书的时候更加确认我一直以来的一些看法,即诸历史人物总是在局限性里活动,中学历史里总是强调的阶级局限性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我倒认为观念上的“主义”带来的局限性会更加深远。要眼光长远的话是不应该被单一的主义所限制的。

这本书从清朝的建立写到上个世纪95年(无视国内近代史/现代史的分法),因此建国后的主要敏感事件都有收录。上册我看的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的删减版,下册看的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的完整版。

许多重大事件看起来,就像是。。。。。。看高达(机动战士高达)。(从这里开始跑题)或者说,高达故事里的军事/政治形势是对现实的高度和浓缩的反映。看来我还没有和现实脱节,我只是在消极地面对现实。记得以前某朋友说不相信现实的官僚会像高达的故事里面那么迂腐,并且不相信某党会因为官僚主义(还有派系斗争等等)危及自己的生存,我那时候倾向于这样认为,现在读了近代史更加坚定我自己的想法,官僚主义等等流弊确实可以把国家推向苦难的深渊。

一直想评论某新闻,不过现在已经成为旧闻,就是绿坝经费搁浅。现在看来,绿坝这个事件简直是个闹剧,在某种意义上还是个喜剧,不过不是一般所理解的喜剧。当初,绿坝在政府看来是要担当和谐社会的重任的,对公众来说,则是言论自由的强大死敌,要清关闭必定与其决一死战,而大家发现,绿坝不过是个虚张声势的小丑。情况就好象是,你千辛万苦深入敌穴,却发现final boss是个弱智,还没出招就自己先死了(参考日和的平田君),这实在是个喜剧。

155 《三体2——黑暗森林》


曾经在豆瓣上看过三体2的书评。书评基本是在贬这本书的,差点让我下定决心不看。读完全书才觉得什么书评,影评都是仅供参考。

1)大致了解过博弈论以后,感觉“黑暗森林”和“猜疑链”都不过是博弈论的一些基本概念的形象化,可以看出作者想把博弈论定性地应用在两大星际文明之间。地球人和三体人之间的互动就是个non-cooperative game,的确是会出现像囚徒困境那样的“黑暗”态势。猜疑链的无限“循环”导致了双方的黑暗手段。举个例子:我方先考虑,如果对手会用A策略,我应该用什么策略呢?对手也会明白我会这样考虑,他也会考虑如果我这样考虑的时候,他应该怎么应对。这个时候已经有两层了。当然,我也会考虑他的考虑,这就是三层了。一直持续到层数无穷大。这种对峙一直继续下去,就成为了“猜疑链”。对于没有研究过这博弈论的人来说,这是无法解决的(博弈论能解决吗?我也不太清楚。)。在这么一种情况里面,理性的人在考虑到对手也是理性的时候(也就是最大化收益(或损失)期望),也就会考虑一种策略,这种策略会给出最小的损失,无论对手选择什么策略。不幸地说,无论在囚徒困境还是在“黑暗森林”里面,这个策略都会导致相当黑暗的结果。在三体系列里,这个“黑暗”的策略就是先下手为强。三体系列声名大噪之后,也许“黑暗森林”和“猜疑链”这两个概念会“功高盖主”,成为在国内科幻圈子里比博弈论更广为人知的概念。反过来说,也许通过这两个概念,博弈论也会在科幻圈内得到普及。

2)自己看的科幻还是不多,外国名作看过一些,国内的就更少了,只局限在初中时看的《科幻世界》上刊载的短篇和少量中篇,然而印象最深的还是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和《流浪地球》。由于阅读量太少,所以“刘慈欣在中国科幻界独树一帜”之类的话我是没资格说的,但像我想三体2在名作之中应该也并不逊色。

3)有书评说刘慈欣是个“科幻家”,但不是很好的“小说家”,这是确实的。《三体2》充斥着不少的冗余描写和抒情,这些段落拖慢了节奏,完全可以简化或者删除掉。人物设置或者情节安排也不是那么成功,至少和《沙丘》等国外名作还有段差距。比如说人物的设置就比较缺乏重心,每个人物的篇幅长度和分布都有改进的空间。对科幻小说的文学性,大家实在不应该有太高要求,科幻相比主流文学的一大不同,在于科幻的主角很多时候都不是故事的角色,而是概念。反过来看,从大家对《三体》系列的文学的各种责难来看,国内的主流文学似乎不是很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于是大家只好从科幻中间去寻找主流文学应该提供却没能提供的东西?

4)如果读过作者的其他作品的话,会发现他是个科技至上者。作者往往用科技的发展程度作为一个文明的最高衡量标准:科技水平从落后到先进呈单向线性(可看作一个科技轴),科技水平居于较先进端的文明较高等。而文明的精神状态(比如民主的思想、哲学等等)都取决于文明发展的外部环境或者科技发展本身的需要,并没有(明显的)落后与先进之分。

5)面壁者计划的原理是这样的:三体文明派出的大量智子时刻监视着人类,因此人类对抗三体文明的所有策略,只要被表达出来,都暴露在阳光下。可是由于三体文明内部完全透明的思想交流方式,其对人类常用的计谋如欺骗、隐瞒等无能为力。针对三体文明的这种弱点,人类实施面壁计划,赋予指定的个体以极大的权力和资源调动能力,使个体可以独力谋划对抗三体文明,但又不需要以任何方式知会第三方,以此逃避智子的监视。这种特殊的个体叫做面壁者,其意大概为面壁思考的人,但如果考虑到拥护三体文明的人类组织所发起的破壁计划的话,说面壁其实是竖起心灵墙壁的人会更好。人类这种思维的不透明性,如果比较表面地理解的话,是个相当负面的东西。因为思想的不透明性,诸如欺骗、背叛、隐瞒、猜疑等陋习才会屡试不爽。新世纪福音战士把不透明性形象化,名之为AT力场,而这种心灵之壁正是人与人之间相互伤害、相互折磨的罪魁祸首。那么为什么这种心之壁还会存在呢?EVA老剧场版里面以真嗣对人类补完计划的否决表了态,而《三体2》则以进化上的优势来解释:这种思维的不透明性即使不是人类战胜三体文明的决定性因素,也为人类赢取了宝贵的时间。与之类似的是核弹:在人类文明中间使用的核弹是毁灭性的,但对三体文明使用的核弹却是保卫太阳系的战士。这种好与坏的互换,在作者的其他作品中也是很常见的。

6)四个面壁者的前三个都是鸡肋,但第四个面壁者罗辑的成功也很悬,章北海倒是个面壁者的最优秀例子,低调、隐藏、有承担。推动宇宙飞船科技的发展和违抗命令为人类保留了最后的几艘战舰都是他的功绩。至于最后章北海死于战舰之间的猜疑链中(其实就是囚徒困境),那完全是命运的安排。

7)作者对于未来的描述中,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讨论全部欠奉,这不能不说是个缺陷。不过碍于国内的政治环境,割弃可能被有“敏感”之嫌的部分,专注科技与社会,可能是国内科幻可行的发展模式。

151 尼采《论道德的谱系》


第二次挑战这本小书,发现看懂的东西比以前要多很多,现在至少能够明白整本书在说些什么,当然在全面理解上面还是很无助。书中还残余许多3年前(或4年前?)的下划线,划的都是些即使现在看来仍然精辟的语句。3年前的我对这些句子的理解还停留在字面上,好比那些只屑于读残篇断语或者只读名人名言的人,以为自己看懂了,其实只是自己的臆想而已。“不用读完一本书”的口号明显不适用于尼采,很可能这句话对于任何伟大的著作都是不适用的。

虽然我对中译本的译者一无所知,但感觉翻译的质量还是挺高的。代序也很有水平。在代序者的笔下,尼采是个应被超越的伟人,有那么多的善,也自然有那么多的恶,这正是尼采的善恶观。但我倒不太同意代序的最后一段:“对一般读者而言……认定尼采的‘超人哲学’就是说‘人应该自强不息’,然后在人生旅程中实践它,也就没有白读尼采了。”在我看来,尼采的善之一在于发现了迄今为止隐藏在人类活动下面的强弱对比,或者说权力意志,但他的恶之一也在于他没有意识到权力意志是应该被超越的。尼采最精髓的思想在于他把人看成一个复杂的综合体,人的善与恶是同一个事物的两面,又或者如尼采所说,一棵树的树冠有那么高那么茂盛那么善,它的树根就插得那么深那么黑暗那么恶。为人父母如果能学习到这种观点,不再简单地把孩子的行为分为“优点”和“缺点”,然后想在保留优点的前提下删除任何“缺点”,也就没有白读尼采了。

尼采的风格是格言式和缺少系统,又或者说是蔑视或嘲笑系统。常常这一小节从一个方面讨论某个问题,下一小节又另辟蹊径处理同一个问题。两个方面的关系,何者更基本就只能从上下文推敲了。

道德,说到底就是“好与坏”或者“善与恶”的价值判断,虽然不一定会涉及“对与错”,但总会对某些行为和思想的偏好。尼采关心的是,道德是怎么起源的呢?或者说,“善”的概念从何而来?在这一点上,尼采认为当时所有的“道德谱系家”(尼采如此称当时研究道德起源的学者)都错了。道德谱系家的观点在尼采的书中并没有得到详述,但尼采认为在历史上道德价值经历过一次重大变化,或者说是有两种截然不同甚至互为相反的道德价值。尼采分别称两者为“好与坏”和“善与恶”。前者是贵族倡议的道德,他们把自身定义为“好”,即一切强大的、高贵的和美的,而与之相对的便是“坏”,即弱小、贫贱、丑陋等等;后者则为犹太人/基督教的道德,先把贵族的一切定义为“恶”,而自己作为对立面便是“善”。虽然尼采对犹太人的评价一向颇为负面,但他的学说与反犹太主义有根本区别,他也表示不屑与反犹太主义合流。

139 摘录3


以下全部摘自威廉 巴雷特的《非理性的人》:

202
(席勒说)现代生活已经部门化、专门化,从而把人的存在撕成了碎片。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把这些碎片收集到一起组装成一个整体。
203
尼采的非道德主义,虽然表述得激烈得多,却不过是在精心发挥歌德的论点:人必须把他的恶魔与自己融为一体,或者如他所说,人必须变得更善些更恶些;树要长得更高,它的根就必须向下扎得更深。
他(尼采)认为,整个传统道德都没有把握住心理实在,因而是片面的和虚假的,这很危险。
204
道德本身对它自己心理动机的缠结视而不见,而尼采则在他的一部最有影响的书《道德的谱系》里昭示了这一点,指出,归根结底,唯有权利欲和怨恨的驱使才是道德的本源。当然,还有尼采没有看到或他不愿意承认的别的动机,但是无可否认,权力欲和怨恨这两者在历史上一直是道德家严肃面孔背后阴影的一部分。
208
对尼采来说,永恒轮回的观念成了勇气的至高检验:如果尼采这人必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生,拖着同样的病体,承受着同样的苦难,面对着这种绝对无望的前景说“是”,这不就需要对生命有最大的肯定和热爱吗?
212
……尤里乌斯 凯撒《高卢战记》第1页上美德这个词意指勇气和尚武的勇气……
213
他(尼采)能够看出在道德史上力量意志到处都在暗中起作用,不仅原始立法者的残忍,而且圣徒的苦行及宣告人本有罪的道德学家的仇恨,都是明证。
力量意志实际上是所有存在物最内在的本质,是存在本身的本质。
216
笛卡尔哲学的基本特征,是在自我与外部自然界之间的一种二元论。自我是主体,本质上是一个在思想的实体;自然是客体世界,而客体是一些有广延的实体。因此,现代哲学始自一种彻底的主观主义,主体以一种隐蔽的对抗性面对着客体。
217
对尼采来说,虚无主义问题是由发现“上帝死了”产生出来的。在这里,所谓“上帝”意指基督教信仰的历史意义上的上帝。但是,若从更宽泛的哲学意义上讲,它还意指超感官实在的整个世界领域,哲学统统地把它放置在感觉世界之外,而把人的最高价值安放到它里面。尼采宣告说,现在既然这另外一个较高层次的永恒世界已经一去不返了,则人的最高价值也就失去了它们的价值。……为了取代这些最高价值,尼采能够提供的唯一价值就是:力量。

138 摘录2


以下全部摘自威廉 巴雷特的《非理性的人》:

192
(尼采)他是有史以来最孤独的人之一。相比之下,基尔凯戈尔看来差不多是个世俗灵魂,因为他至少坚实地植根于他的本土哥本哈根;尽管他可能同他的母邦居民合不来,但他热爱这个城市,而且它也就是他的家。然而,尼采是完完全全没有家的。

到了我们这个时代,人类需要再度接触他的无意识的古代生活,这不只是个心理学上的怪问题,而且也是一个关乎生死的大问题。如果没有这种接触,他就可能成为杀死他自己的泰坦。

193
(尼采)他的原则是:任何一个个人身上的好与坏都是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的,对立的性质越是极端就越发如此。

197
既然所有的神都死了,他(人,特别是西方人)就朝他的成人期迈进了第一步。
人类是最有勇气的动物,即使他的神都死了,他还是可以继续活下去。
他(尼采)曾在一封信里写道,我所过的日子,没有一天不砍掉一些给人慰藉的信仰的。人必须不依赖任何宗教的或形而上学的慰藉而生存。
贝特兰 罗素主张温和的无神论,预先设定有信仰者存在,这样一来,他便可以通过论证站而胜之,并借机发表一些妙趣横生的议论。

199
尼采的无神论显现了上帝的真正意义,而且我们还可以加一句说,它必须多正式的有神论的效果还要大些。他自己曾嘲笑有人把他和普通类型的自由思想家混为一谈,说他们对他的无神论一窍不通。

136 摘录


摘自威廉巴雷特《非理性的人》:

“如我们已经见到的,到了19世纪中叶,人的问题已经开始在一些人心中以一种新的更加激进的形式出现:人,看起来,对他自己是个陌生人;因而必须来发现或重新发现他是谁,他的意义何在。基尔凯戈尔已经劝说大家重新发现自我之位宗教中心,这对欧洲人说来当意味着对基督教的回归,但是他心里想的是一种彻底的回归,超越有组织的基督教世界及其教会,一直回到与基督首批门徒同时代的状态。尼采的解决办法甚至回到更远更古的过去,即回到早期希腊人,回到基督教或科学都还不曾把它的病原菌加之于人的健康本能之前。”

其他摘录:

齊澤克對哈威爾這個故事的闡析很精到,他說:「對官方意識型態的那種玩世不恭的態度正是政權真正希望的––––對於該政權來說,其滅頂之災是它的臣民把它的意識型態太當真了,並且將其付諸實施」。

「質疑法律規條不等於反法治,而要支持法治更應該解構那些[不道德]的法理原則和批判現存有問題的法律規條。」(《以法之名:後殖民香港法律文化研究》,頁五十六)

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的中國就像以往的「東亞四小龍」,國家機器的合法性不是建立在形式保證的民眾授權之上(如選舉),而是在於經濟增長與人民生活的基本保障。至於大家認識到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等意識形態,其實只是一道黏合劑,讓百姓感到自己生活的富足安定是國家的賜予,民族的自豪。假如民生凋敝,社會不安,再多的愛國宣傳也挽救不了統治的危機。
難怪中國政府一直致力於經濟的高速增長,因為這正是官方共產主義破產之後仍然力保政權不墜的不二法門。其中的等式是這樣的:經濟發展等於百姓生活無憂,百姓生活無憂就等於政府長治久安。(奶粉和信任的泡沫( 四論 ) 梁文道)

006


第二十二条军规第39章:某人某时总得做某件事。
每个受害者都是犯罪者,每个犯罪者又都是受害者。
总得有某个人在某个时候站出来打碎那条危及所有人的传统习俗的可恶锁链。

在非洲的某些地方,幼小的男孩子仍然被成年的奴隶贩子偷去卖掉赚钱。那些买主把他们开膛破肚,然后吃掉他们。约塞连感到不可思议,这些孩子怎么能够身受如此野蛮的残害却未曾流露出丝毫的惧怕和痛苦呢?他认定这是他们的忍受力特别强的缘故。他想,要不然的话,这种习俗肯定早已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