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On the Heights of Despair(1)


是否有人尝试过去理解这么一种人?这种人很少感到过幸福,即使在客观条件上他似乎相当幸福。更多的时候,这种人感到的是一种无聊甚至痛苦。当这种人说“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他的意思并不是想要放纵自己或逃避责任,而不过是想感受一下虚弱到几乎消失的幸福感,或者只是想脱离痛苦而已。他的痛苦从何而来?初时,他以为是长期睡不好和没有女朋友造成的,后来,他以为那是因为自己的生活太无聊、不合群或者是没有地位,最后,他自己都没把握了。也许对那种人来说痛苦是天生就有的,理由只是解释而已。

蒸日的故事虽然被转得多,却不是每个人都会有感觉。这篇带着点黑色幽默的,有可能是某个可悲之人突然看透了自己的生活有感而发的自传体小说,似乎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里我不得不有点夸张地说我很小的时候(可能五六岁的样子),就厌恶看似平庸的生活:住在破旧呆板的楼房里,时常要光临嘈杂并有强烈气味的菜市场,还有那满布着毫无特色的商铺的街头。我那时候认为,我的那个城市不过是无聊的街道纵横交错组成的,城市外面是连绵不断的,毫无特色的绿色山丘,偶尔会碰到一个市镇,而那个市镇不过是那些呆板城市的缩小版,也就是一个小型的无聊街道集合体。这个世界,不过是那么三种元素交替分布,想逃离的话必须去外星。我往后的生活都想当无聊和苍白,正正就是Nogard所说的“循规蹈矩的孩子”的生活。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呆在家里看看小说和搞搞电脑还是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方法,只是我的生活里永远都没有“难忘的一件事”。中学时这样的生活还在持续着。有好多次我觉得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却怎么也想不出来怎能逃出这种生活。我那时候能想出来的最桀骜不驯的一种方式竟然是:随便坐上一辆公交车,然后随意挑一个站下车,再走回家。起初我还有那么一点冒险精神,挑个自己没什么印象的地点,后来挑的都是自己熟悉的地点,一下车直走回家,就像放学一样。今天想起这个事,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多么地缺乏想象力,也不禁想要质问我们的教育制度为什么如此混帐,竟从来都不教我怎么生活,相比之下,会考试又有什么意义。大学我想改变一下,还是没能改变什么,因为我已经坐在一个深深的势阱里面,一个人根本走不出去。就在我似乎就要接受之际,看到了那篇东西,实在无法平静。我很有感触的是蒸日跟洛素的关系的前后变化。我的版本远没有小说里面的那么戏剧化,甚至只是我个人的内心时间而已,但心灵所受的震撼是不相上下的。

我一直想写一些更悲观的段落,却怕有人会误会我有自杀倾向,或者以为这些段落甚至就是自杀宣言。但我又很不情愿去承认这并不会是自杀宣言,而我也没有自杀的计划,因为也许有人就此认为这不过是些矫情的文字。为什么有些事情,要有人自杀的时候才能使大家意识到它的严重性,甚至还要否认它的意义。似乎当有人自杀的时候,有些人才会说:哦,原来那是这么了不起的事情。人只在绝望的巅峰自杀,而做某事的人总是带着某种希望,那么既然我要在这里谈自杀,我又怎么会是绝望者呢?这么说来,绝望者不应该自杀,因为自杀这个行动本身就寄予了某种希望。说到这里,我只好承认我并不了解自杀。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从小我就很恐惧定式的生活,总觉得如果永远停留在一个阶段或者模式,那样会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所以,我每天单调的生活总是伴有“明天会有新奇事情出现”的希望。例如总是希望前面的墙当自己撞过去的时候不会感觉痛而是会穿越到另一个维度。
    不过,很矛盾的,我有时候也会害怕变数。因为,例如当我们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vampire,当有一天真的出现了,我们反而不是欣喜或惊讶,而是为自己一直所信仰的世界产生巨大的动摇,甚至到达疯子的地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