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The Most Terrifying Faulted Logic You’ll Ever See


抱歉我又当了一回标题党,因为这篇文章涉及的是一个同样标题党的youtube视频,标题叫做The Most Terrifying Video You’ll Ever See。我不想把那个视频嵌入到博文里,因为我实在是不赞成这个视频想传达的意思(我在博文标题里把Video改成Faulted Logic就是这个意思),但如果你想自己double check,可以去这个地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zORv8wwiadQ&feature=fvw

我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碰到这个视频的。那时候我正在Youtube上找Darwinia(独立游戏制造商Introversion的一个作品)的相关视频,然后碰到了同是Introversion制作的极端邪恶的策略游戏Defcon。正当我在看Defcon视频的时候俨然注意到“建议”那一栏里有着一个标题相当引入注目的视频,而且看截图也不像是恶心恐怖吓人的东西,所以就点进来看看了。

视频一开始就见到了一个穿着紫色T-shirt有点gay的表演欲极强的外国大叔在给你讲一些奇怪的想法。他谈到了环境保护话题之王——全球气候变化(GCC)。鉴于GCC争论之激烈,大叔主题提供自家绝技,一种神奇的argument。这种神奇的argument使得我们在不知道气候变化是否会发生的情况下知道要怎么行动。有人可能已经到感觉这种说法有点熟悉了,不过还是让我们继续下去。

紫色大叔接下来画了如下的这个图。

image

这个图看着有点像Statistical Inference的图,知道SI的朋友可能已经觉得这个argument有问题了。这个图的意义如下,我们用两个变量来model现实的四种情况。变量1是GCC是否真的会发生,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确切预知的事情,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辩论了。变量2是我们是否会采取行动应对GCC,选择是yes或者no。大叔说,假如GCC不会发生,而我们又采取了行动的话,不仅会浪费了大量金钱,还因为种种社会各个方面的限制,人类社会将会面临全球经济衰退。这是GCC理论的批评者持有的主要观点。如果GCC不会发生,而我们又没有行动,那么结局当然是皆大欢喜。如果GCC会发生,而我们又采取了行动的话,就是破财挡灾而已。可是(大叔的重头戏来了),如果GCC真的会发生,而我们又什么都不做的话,结局将会是整个社会的完全崩溃(not the exact wording though)。结论是,为了minimize harm,我们总应该采取行动应对GCC。大叔还打包票说,如果你觉得他是错的,你可以自己把表格复杂化,给表格添加更多的情景,你会发现最后的结论仍然是要采取行动。大叔得意忘形,说你可以把这种方法应用到别的问题看看。

乍看之下大叔的逻辑非常有道理,但如果你试试用到别的问题上,你就多少觉得有问题。比如说,现在的问题不是GCC,而是萨达姆究竟有没有大杀伤性武器,结论是我们总应该打伊拉克;要处理的问题是阿盖达组织可能在阿富汗出没,结论是我们总应该打阿富汗。假如我们回到苏联解体之前,有人认为苏联有覆灭美国的阴谋,虽然情报没有显示任何证据,甚至有相反的证据,但依照这种逻辑,我们还是要打冷战。大家可能会发现,这个逻辑其实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Team B逻辑。你可以说,Hope for the best, plan for the worst,但你又会发现这句话通常是美国电影里面的反派高层(或高层反派)的借口。

如何反驳这种逻辑呢?

一种简单的反驳可以是,我们必须要量化地比较,即比较各种情景造成的损失的期望,而不是损失本身。如果全球气候变化的可能性低到一定程度,使得worst scenario(GCC=True,Action=no)的期望损失低于其他情景(比如GCC=False,Action=yes)的期望损失,那么最佳的选择可能不是“总是行动”(Action=yes)了。

大家有什么想法呢?

For Clarity,我同时反对两样东西,一个是大叔的论证逻辑,第二个是大叔试图在对气候变化没有清楚认知的情况下制定行动分针的态度。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大叔的潜台词是,“如果一件事情A发生的后果不能接受,而阻止A发生需要的成本可以接受,那么我们应该阻止它发生,无论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叔的图更加像是game theory。
    而我的想法是,首先人类拥有的广义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大叔潜台词是对的话,我们需要防止地震,火山爆发,被外星人发现并入侵,等等。并且我们可能还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去做得很极端,比如说建立一个全球地下城云云。而实际上哪怕穷尽我们的的资源我们也不能完全灭绝这种可能性。
    所以问题的本质是我们要保证这种灾难性的后果的发生概率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我们需要动用多少资源去减低这概率。正如你所说的,大叔的模型非常浅显并且缺少量化的概念,究竟人类为GCC作出”significant”的努力能减低多少的概率,以及目前GCC发生的概率究竟有多大,这些都是必须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举一个例子说,我看了这个录像,我明天有0.00000000000000001%的概率想把他揪出来灭口,他是否会为了我这个疯狂而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想法而采取”significant”的行动去避免,比如说……反过来今天先杀了我?

    1. 大叔的图有点像game theory的2×2 payoff matrix,但是payoff matrix左边的竖栏和上边的横栏都是strategies,但大叔的左边的竖栏不是strategies,而只是可能的情况,没有选择可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