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最近一段时间想买些ebook,特别想买那个实体书极难入手的《沙丘》系列。这个相当经典的科幻系列只有前三部有中文译本,实体英文书也极难买,所以电子版是个很好的选择。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发现市场上电子书的价钱和限制(参考www.ebooks.com)都极为愚蠢。电子版的价钱居然和实体书一样!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出版的成本大部分在于版税。但从排版、印刷到分发、销售这些环节的成本也很高,至少占很大一部分吧,再加上买不到实体书的潜在读者也能成为客户,电子版算个半价也有赚吧。再看看使用限制。收费的ebook基本上都有那个臭名昭著的DRM(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以使用Adobe Digital Editions的电子书为例,购买过的电子书只能在不多于6部机器上阅读,而且基本不准打印不准复制。也就是说,我以实体书的高价只买到限制极多的看一看的权利,这分明就是逼人去下载免费无限制的盗版电子书。怪不得有调查/研究说,不用DRM(的电子出版物)反而减少了盗版。为什么出版商竟会如此糟蹋电子出版市场,毁自己的潜在生意呢?有种说法是,以出版实体书为主要业务的出版商希望继续已有的商业模式,但又不能对电子书的出现无动于衷,于是选择采取各种手段来压制市场,比如把电子书的价格定得非常高,延迟和实体书对应的电子版的出版,制定其他不合理的定价模式,销售低质量的电子书,确保没有人想买。当然,DRM的限制也是越多越好。在这种情况下买电子书真的是傻了。这也算是个市场失效的例子吧。

说起版权,国人(我有点害怕打击面过大)还普遍沉浸在盗版之中。于是,国人对版权的态度基本上是处于这样原始的两极:版权无视主义和版权至上主义(随手起的名字)。也就是说,不是完全无视版权,就是认为以版权之名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关于版权(这里要说一下,我其实对版权、专利权和著作权的区别不是很清楚)的高级讨论是非常罕见的(也可能是我无知)。另一方面,西方(非常笼统地说)反思版权已有一段时间。比如说,自由软件的copyleft不是放弃版权,而是对版权的一种修正。这种情形就像是信仰还没在中国大地上形成,西方已经有尼采高呼信仰将会崩坏了。结果就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搞清楚信仰是什么,马上就要面临信仰缺失的困境。当然了,你可以说东西方(也很笼统地)的文化模式不一样,西方经历的未必就会在东方再现。回到版权的问题,版权至上主义是把版权(连同现行的版权制度)当作一种价值本身,对其他价值如fair use则不以为然。假如碰到版权和fair use有冲突的情况,国人总是可以退回到盗版去。其实,公平竞争有时候也和版权制度冲突。而版权的初衷其实是鼓励创新,by 保障创新者的权利。osnews上曾有文章指出现在的软件的专利权制度实际上并没有起到鼓励创新的作用,反而经常被大公司用作无谓的patent war的手段。其他领域的版权制度也开始和鼓励创新这个初衷有所抵触。对版权制度的修正变得越来越必要,因为如果不改变的话,版权以及其尚存的对创新的保障都会被反版权主义彻底铲除。听起来像不像一个很有政治味的比喻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