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虚无


此刻的WO已经不再怕政治科代,反而政科却毕恭毕敬地跟着他。

WO:“今天我想说虚无。你知道虚无是什么吗?”

政科:“这个嘛。虚无不就是个文字游戏吗?”

WO没有理睬,继续说:“假设你身处悬崖,只差一步便会坠下并且粉身碎骨,这是你的可能性。你觉得这两个你之间有什么阻隔吗?”

政科:“嗯。。。我想没有。(there’s nothing to prevent me from falling off the cliff)

WO:“那么阻碍你的就是虚无(nothingness stops you from falling off the cliff)。”

政科:“如果这不是文字游戏的话,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语言太贫乏。”

WO:“不,是你的。”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让我改写一下WO的话:WO没有理睬,继续说:“你看见一个你身处悬崖之边,在悬崖边的你看见另一个你掉了下去粉身碎骨。那么这两个你有什么不同?”让我把这个放在自己身上做个情景实验。假设说,现在有个歹徒把枪抵在我的太阳穴上,说我必须在明天以个人身份去抢银行。再假设说我的机智耗尽,无法想出办法脱逃。那么到了明天,我只知道自己要么被银行的保安乱枪打死,要么被稽查组查出来,判处死刑,但是我还是只身去抢银行了。因为那把枪还在我的太阳穴上……而我希望在我死和没死之间的时间有奇迹出现,最关键的却是我畏惧现在就死亡,但是我已经看见的我的结局,并且一步一步走向它。也就是明知是死路却不得不去,或明知没有出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踏向深渊的感觉。我一直觉得,文字,或者一切存在的描述性的东西都很有局限。因为“经验是不可压缩的”,当用某种有限的东西去描述无限的时候,之所以让人感觉真切是由于别人可以经验到文字背后的无限体会。所以,“虚无”这个东西,或许就是没有体会。说多了。其实我本来想说,终于又看到WO系列故事了。我觉得这篇还是很有意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