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摘录


全部摘自尼采的《偶像的黄昏》:

“我们的学说只能是什么?——没人把人的特性给予人,上帝不能,社会也不能,他的父母和祖先也不能,还有他自己也不能(这里最后否定的观念的荒谬性,作为"思维的自由",已被康德,或许也己被柏拉图传授过)。一个人就这么存在,被创造成这样或者那样,处在这样的状况下,这样的环境中,没人该为此负责。他那本性的宿命.、,无法从所有已是和将是之存在的宿命中剔除。他不是一个自身意图、一个意志、一个目的结果,不会用他去尝试,实现一个"人的理想"或者一个"幸福的理想"或者一个"道德的理想",一一想要把自己的本性推入任何一种目的,这是荒谬的。我们发明了“目的”这个概念:现实中目的阙如……人是必然的,人是一段厄运,人属于整体,人身处整体中,不存在任何东西可以判决,衡量,比较和责难我们的存在,因为这意味着判决,衡量,比较和责难整体……不过除却整体什么也没有!没人再得负责,存在的类型不再允许被归诸于第一因,世界既非知觉,也非作为"精神"的一个统一体,这才是伟大的解放,一一生成的无辜这样才能重建……“上帝”这个概念至今是针对此在的最大异议·…..我们否认上帝,我们否认面对上帝的责任:借此我们才能拯救世界。一一”

“基督教是个体系,一个对事物作了总体考虑的和完整的观点。如若有人从中剥离出一个主要概念,即对上帝的信仰,他就会以此摧毁这个整体:他就不再持有任何必要的东西了。基督教的前提是,人不知道,不能知道,对他来说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他信仰上帝,惟有上帝知道这点。基督教的道德是个命令;其根源是超验的;它处在一切批评,一切批评之权利的彼岸;唯独当上帝是真理时,它才拥有真理,一一它与对上帝的信仰共存亡。”

"什么是善?所有那些在人身上激起权力的情感、权力意志以及权力自身的东西。
什么是恶?所有那些来自虚弱者的东西。
什么是快乐?来自权力增强的情感,来自一种抵抗被克服的情感。
不要满足,而要拥有更多的权力;不要和平,而要更多的战争;不要德性,而要价值。
虚弱者和失败者灭亡!这就是社会的首要原则。甚至应该帮助他们灭亡。
是什么比种种罪行更为有害?对于失败者和虚弱者的同情一基督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