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 纯粹调侃


在全球变暖的问题当中,科学似乎陷入这样的一个糟糕境地:一方面它受到政治的干涉,另一方面科学怀疑论者虎视眈眈等着科学政治联姻的丑闻,伺机上位。这样的情况下,就需要一位康德式(或维特根斯坦式的)的人物,一方面为科学设置一个界限,不可跨过这个界限进入政治也不能让政治进入,另一方面拒斥科学怀疑论。康德的三大批判所起的作用是,一方面压制理性主义者的肆无忌惮,为理性设置一个界限,另一方面驳斥以休谟为代表的怀疑论者,最终的目的是:重建形而上学。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我不确定这个是哲学问题还是政治问题(或者科学问题)定性的正确的话,应该有助于更快建立这么一个“体系”

  2. to 小朋友:我想这可以是科学伦理的问题,即科学应该是什么,在政治面前应该怎么做的问题。最近的风波可能会使抱着“科学纯洁论”的人可能会大失所望,但这是重新认识科学的必经之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