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我尽量简单地说。有那么一段时间只要碰到“爱国”这个词便心生厌恶之感,甚至想标榜自己为“不爱国”,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学政治课带给我的后果。中学政治课洗脑一般会带来两个后果:完全或大部分认同被灌输的价值,或者是不认同被灌输的价值,对其感到厌恶。前一种固然达到了洗脑的目的,但后一种也部分地达到了目的。CCP通过曲解历史和偷换概念把传统价值据为己有(比如爱国和x荣x耻),成为价值的制定者和占有者,学生虽然厌恶,却很可能在潜意识中认同了CCP的价值制定者的地方,成为了被动的价值接受者。默认自己的被动地位是很劣势的,无论做什么都只能以叛逆者或传统价值的破坏者出现。CCP凭什么占据那些价值?没有东西。所以,我们要收回那些价值。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1. 恭喜你成功被GFW,让我带套才能看完….要收回那些价值,估计需要用地下党式的组织和努力才行法轮功有地下党式的组织,可惜它只是另外一个更愚昧的组织

  2. 当付出了,会渴望有回报,而他(CCP)所渴求的回报,或许在他的角度是合理,甚至是还没有达到要求。而在我们这些什么也没经历过,只在书上读了几个字,就明白了数十年历史的人来说,是毫无说服力的。不过,当那个人过分自负,甚至觉得索取是理所当然,而且自身价值是高尚无比之时,以后的历史或许也只是用几个字就说完了。

  3. 其实,“爱国”这个词语应该算是一种愚民手段。而我曾听到有人这样告诉我(我记下来了)“对那些觉得自我扩张是重要的人来说,与更大的东西认同,在心理上是一种必需。”(后来在网上一查,结果是汪丁丁引用了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题在《最初和最终的自由》的话。见 http://www.cenet.org.cn/article.asp?articleid=30940 写得相当精彩)可以如此试想:当宽容高度发达的时候,谁会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来对待其他民族和其他国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等价于说我们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高度盛行的地方往往是愚昧和自私自立的──即:没有智慧的。这和动物群保护自己的群族而互相厮杀有何分别?到那时,钱钟书翻译的“the animal called man”──“人这畜牲”就可圈可点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