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回“水水”


非常感谢水水详细深入的评论(大家可以在这里看:http://cain1jw.spaces.live.com/blog/cns!4EF936FE98F387A7!1213.entry?wa=wsignin1.0&sa=493806492)。

我是很少会给人留言的,更少给别人写长篇留言。我是很看重博主或是别人对我的留言的回应的,因此自己的留言被无视是莫大的委屈(所以我现在都是尽量回复别人给我的留言的),被删除更是奇耻大辱。上述的两种情况我都碰到,所以就一般不给别人留言了。

说完题外话。《香水》是艺术价值相当高,相当深刻的作品。看过不少相关的影评,多数都是从伦理道德出发,立论多局限在对格雷诺耶的道德谴责上,另外一些会把他的行为解读为对社会的报复,还有一些单纯在审美的角度上进行分析。这几种立论往往对作品里的超现实色彩视而不见,而且不能系统地解读作品里的关键意象。呵呵,如果说现在中国人没有道德的话,何来那么多脑筋里都是仁义道德的人呢?而且保证狭隘,从不饶恕。170是我的一个尝试,尽量在一个系统里解读。当然一个艺术作品的方方面面不可能全部都塞在一个系统里(生活也是如此),否则我们就怀疑它是不是某个哲学理论的马前兵(萨特的小说就是这个情况)。

170和171中间引入的那篇《香水》影评(不是自己的文章不能编号)反映的就是那种用道德伦理解读电影的典型(甚至到了极端的程度)。在那篇影片里,道德式解读完全失败,而且作者还很义愤地谴责小说作者和其他表达了超道德观点的文艺工作者。更讽刺的是,这篇文章可是Mtime网站里最热门的《香水》影评,只因为文章的评论数极多。“义勇之士”纷纷出手教训影评作者,也同时激起另外一些人以“人人都可有自己的解读”为作者辩护。过多的关注被放在了不入流的影评和无意义的争吵里,好的影评反而得不到足够的重视。

水水的“生存悖论”是个很有意思的系统切入点。格雷诺耶确实生存着,但他却无法确信自己的存在(他没有体味,这对于以嗅觉感知存在的他来说是非常致命的)。我们能从悖论中获得什么呢?悖论总是指示着我们未知的东西。芝诺悖论指示着速率的概念。说谎者悖论(“我在说谎”)指示着说话者和“我”的非同一性(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只要我们知道了悖论所指示的未知之物,悖论也就不成其为悖论了。那么格雷诺耶的生存悖论指示着什么未知之物呢?它可能提示这样的一个事实:人的存在至少有两个不同的层次,格雷诺耶在某个层次上存在,在另一个层次上却不存在。无疑,格雷诺耶在生物的层面上是存在的,但,如水水所说,他(的存在)从来未被承认:生母试图谋杀他,加拉尔夫人把他当猪养着好卖个高价,别人也从来没把他当成人。格雷诺耶所缺乏的这个层次,我倾向于将之称作人的层次。下面这句概括黑格尔关于人的意识的话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个生存的层次:Self-Consciousness exists in and for itself in and by the fact that it exists (in and for itself) for another Self-Consciousness; i.e., it exists only as an entity that is recognized.自我意识归根究底是一个被承认的实在。没有被承认的自我意识无疑是处在一种与死亡相当的状态,但自我意识不会死亡,所以它处在一个生不如死的状态,渴望被承认,这同时无疑就伴随着水水所说的孤寂感和恐惧感。黑格尔的哲学当中,人类的自我意识的本质是一种欲望,这种欲望是成为别人的欲望。成为了别人的欲望无疑就是被承认。成为别人的欲望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强迫别人承认,另一种是改变自己,当然,在真实中是两者皆有。当无法被当作本真的自己被接受,格雷诺耶只好妥协,改变自己以让他人接受。基于同样的理由,深感无能的青年可能会蜕变为愤青,被人欺负的小男生可能会加入法西斯组织(参考电影《浪潮》),物理系男生可能会降格为wsn。通常来说,既然自己不能被接受,那就只能使自己变为高于自己的人。既然自己不够好,那就只能使自己成为更“好”,更吸引人的存在。比如一个被老师鄙视的小学生会首先希望好成绩能让自己被承认,此举不奏效的话,他会期望日后自己名声大振,好让老师不得不承认他的存在(这已经有强迫的意味了)。格雷诺决定让自己成为圣人。在当时的法国,高贵+美貌就是最神圣的存在,拥有这样的气味就是格雷诺耶成圣的途径之一。可是,成圣以获取大家的承认始终不能替代如他所是的被承认这个原始的愿望,就如水水所说,因为“人们对他的爱本质不是对“他”的爱,而是对涂抹在他身上的香水的爱”。

仔细回想起来,整部电影里面(我不知道小说怎样)几乎没有任何关于爱的正面例子。即使是裡希斯对女儿洛爾的爱也掺杂着强烈的大男子主义,他锁上洛尔的房间给人的感觉是他是把她当作自己的财产,而不是一个人。

直到现在我还不是很能理解《香水》超现实式的、神话式的结局,但我不怀疑它确实是极好的结局。“他最后他把香水倒在自己身上是希望人们因为某种感情而回应到他的身体上”很有可取之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