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另一种解读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a4a6cfdd47cfff7f

JW’Space有个分部,但评论数依旧极少。

虽然用语言表达不太容易,我们对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确实有些先入之见。这个先入之见认为世界是许多不可穿透的、占有空间的实体的集合。这种想法可能
是源于人主要是用视觉感受世界。人在接受到作为光刺激的现象后便设想有某种“实在”发出了这种刺激,并“想象”这种实在有不可穿透性和广延性。这个想象的
过程不大可能发生在意识层面上,而更可能是在脑部处理视觉信号时发生的。对于这种想象,历代哲学家都提出过各自的想法。尼采认为现象(也就是那个光刺激)
背后没有本质,本质只是个假想物;而这种对本质的假想来自于语言,只要一说话就无可避免地要犯这个错误。我不想去探讨本质是否存在(语言层面上的假想也不
大可能甩掉),只想看看这种“本质”的一些性质和它如何影响我们。因为视觉作用处于人类感知的强势地位,其他感觉系统处于次要地位,“实体”本质观也就根
深蒂固。可以想象,假如我们的嗅觉比视觉要灵敏得多,嗅觉成为主导的感知途径,而视觉处于次要途径,那么我们的本质观很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可能认为
事物的本质就是它的气味。我们的整个文化也会有相应的巨变。建基于视觉文化的艺术比如绘画电影等等,也就不大可能有今天这个地位;气味文化可能成为主导。

 


-马普蒂斯特•格雷诺耶嗅觉之惊人,肯定使他的本质观更趋向于气味本质观而不是实体本质观。他的嗅觉所达范围远大于视觉,这个事实在电影中表达得相当好。
格雷诺耶所闻到的并不只是青蛙的味道,他直接就闻到了青蛙。又比如说,一个普通人(相对于格雷诺耶而言)闻到青蛙的味道,他会想,这似乎是青蛙的味道,但
不能肯定,再看一看,那果然是青蛙——因为对普通人来说,视觉的确认才是判断本质的最终标准。但对格雷诺耶而言,他不需要这样的推测过程,他直接就闻到了
青蛙,青蛙的气味马上就意味着青蛙的实在。格雷诺耶甚至能嗅到那些通常不发出味道的物体,例如铁和玻璃。这些描述确实提示他可能有着和别人大相径庭的“世
界观”:世界在格雷诺耶那里是诸气味的集合,而在别人那里是诸实体的集合。香水师的嗅觉比起普通人要灵敏得多,可是相比格雷诺耶还是太弱。巴爾迪尼级别的
香水师在分辨爱与灵的成分时仿佛是气味世界的大近视,各种成分相互纠缠像是晚上近视患者眼前的模糊色块;相比之下,格雷诺耶直接就“看”到了各种气味。

 


确实隐含着占有的欲望。影片结尾处的旁白更暗示纯粹的爱就是占有。人如果确实热爱一个物甚至一个人,肯定想或多或少地占有这个物或人。怎样占有呢?在以视
觉为主导的文明里,这个占有肯定会倾向于视觉上的占有:小孩确保自己能经常看到喜欢的玩具,或者特别钟爱某卡通人物的画册;热恋的双方希望能经常见到对
方,还携带着对方的照片以在不能相见的场合思念对方;宅男观看AV。顺理成章地,在格雷诺耶看来,占有某物或某人就是保持它的气味,于是他试图占有玻璃、
铁皮、猫的气味的企图就像小孩要占有玩具或是用绘画的方式保存所钟爱之物的形象来得一样纯真;他的雄心壮志——收集绝色美女的气味就像男人试图组建后宫一
样自然。

 

普通人并不就完全对气味无动于衷,只不过我们被气味触动的阀值相当大,就像是有视觉障碍的人需要强光刺激才能感受
到外界的变化。浓缩某种气味使其大于阀值,就可以达到用气味影响他人的作用。格雷诺耶用很多女孩才能浓缩蒸馏出数小瓶终极香水的配料,最终调配出来的香味
浓得把一切别的味道都盖下去了,浓得仿佛天国一般,浓得普通人也可以从中感受到上帝的神圣。少女的香味之感染人,就好象天使下凡般使人卑躬屈膝。可是这种
触动是无法表达的,影片中格雷诺耶被处刑(实际上没有)的那个画面也就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电影基于视觉文化,它终究只能间接地表达这种神圣,我们终究只
能从群众的反应上间接推测——就像罗素要用理智说明(不可能证明)上帝不可信,终究是不得要领的。

 

影片的结尾其实很合理。一来格雷诺耶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之后是一次过把香水洒在自己的身上,这种浓度的差别会让群众产生不同的反应;二来出于纯粹的爱而吃掉(爱即占有,吃也是一种占有)神圣者格雷诺耶也是合乎逻辑的,基督教的圣餐仪式不是有吃掉耶稣的血肉的意义吗?

 

另外,按照这个逻辑,没有体味也就没有了实在,没有体味的格雷诺耶也就失去了自己(或者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来,格雷诺耶通过被吃掉进入了别人的身体从而获得自己的实在的说法也许是说得通的。

 

格雷诺耶的悲剧就在于,他对于视觉文明而言是个逆流。他不可能得到幸福,也不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毫无疑问,这是我目前看过的比较精彩的影评,很不错。考虑到你没有看过小说,因此能对电影理解到这个层次,实在令人佩服。甚至连格雷诺耶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这点都理解的如此深刻。看了下这部片子,我的确觉得这部片子的确是从一个新的高度把爱、生存诠释了一番。首先它的立论逻辑就不同其他。从格雷诺耶杀死那个卖李子的红发少女后发现他无法嗅到自己的存在时这部影片不同其他悖论逻辑就开始了。格雷诺耶无心杀死了卖李少女,当嗅遍其全身后骇然发现竟然没有自己的味道!他闻不到自己的味道!对于一个主要靠嗅觉来辨识存在的人而言这绝对比我们这种靠眼睛的人失明更加可怕。这点上,的确这部片子就超越了一般讲爱的二元论矛盾论电影。这部电影讲爱,却从悖论的角度。格雷诺耶有精神有意识,他知道自己存在,但是无从确认自己存在。就如同一个幽灵一样的人本来不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忽然有一天他发现,同样站在镜子面前他看不见自己,却能看见其他人,他知道自己存在,但无法用自己感官感觉自己的存在。矛盾认为两个判断不同真,则必有一假,判断的人并不涉及其中,可是格雷诺耶面临的是关乎自己的悖论——格雷诺耶可以闻到所有的存在,但是他闻不到自己!这绝对是真正的自相矛盾.这种判断的真假纠缠在一起, 这大大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基于这个生存悖论,那么我对格雷诺耶对爱的追求的本质的理解是:其中或许还有希望通过别人对他的爱,也就是别人对他的存在的肯定,来让他自己肯定自己的存在。这从广义上讲应该算作孤寂感。而通常经历过孤寂的人会有恐惧感(我之所以这样理解是基于这样一个假定:格雷诺耶除了感官和大多数人不同之外,他的心理其实本质和众人无异)。当然,从影片中格雷诺耶闻不到自己的味道时表现的那种骇然似乎也是一种侧面的应证。而你的“占有”观点我觉得也是靠得住的,因为我们喜欢什么东西的确有细细把玩一番的行为。只是,我困惑的是格雷诺耶是因爱上了人而去收集气味的呢还是因爱上了气味而去收集气味。我觉得你的爱人而占有气味的角度从格雷诺耶的经历看来的确是很有道理的。或许格雷诺耶根本就是爱人和爱气味同时发生的,就如同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一样没有先后——我根本无需考虑先后的问题。而香水对格雷诺耶而言或许是性爱?气味成了他的一部分?如果是这样的话任何从道德角度对格雷诺耶的批判都是站不住脚的,这无非是人的本性需求而已。那么,从这种爱的本质是需要排除孤独感的角度来看,当格雷诺耶完成了那瓶“伟大”的香水,并因此拥有让世界的人爱他的能力之后,或许悲然发现人们对他的爱本质不是对“他”的爱,而是对涂抹在他身上的香水的爱。因此,他依然没有得到存在的承认,于是他发现通过气味来证明自己是徒劳的。他依旧孜然一人——母亲生下他就抛弃了他,收容他的加拉尔夫人只是看在钱的份上,而其他的人也是因为他的作用而认可他的存在,没有人因为他是他而认可他。因此,他觉得他无法得到认可,而自己实际的存在对他自己而言或许也是虚无的。他一生的经历都是被人漠视的、鄙夷的,从来没有人爱过他,没有人因为感情对他有过任何回应。因此他最后他把香水倒在自己身上是希望人们因为某种感情而回应到他的身体上么?我不知道,不过不管我从什么角度看,这都是个悲剧。而格雷诺耶的悲剧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对西方亚里士多德的二元逻辑衍生的当代西方的不宽容的嘲讽。因为按照悖论逻辑,我们的思想最终会止于悖论,因此思想只能使我们认识到思想不能让我们作出最终的回答。由此对当代当西方那种“只有准确的思想是成立的”观念导致的不宽容做了严厉的批判。因此,我的评论最终就回到了你开头的“先入之见”的观点。这种观点不得不让我想到Willem Van Loon 在 《Tolerance》中贯穿全书思想的那句“All definitions are bound to be arbitrary.” 由此,宽容是值得提倡的。最后,对于171的那篇,我觉得很怪异,这部片子和伦理之类的似乎关系不大啊?用A的标准评判B似乎没有意义呀?或许是我太短视了。总之,170确是我见到的十分难得的精彩影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