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偏见


我总是执着于说“正确”的话,搞得之前的日志沉闷无比,现在就来说一些没经证实也不想证实的想法。

我不是很喜欢中国的哲学,也许是因为我对中国的哲学不感兴趣,也可能是因为我了解不多。有时我甚至不知道中国到底有没有哲学,但既然冯友兰写过中国哲学史(没看过),那或许的确是有哲学的。当然也有可能中国的“哲学”到了冯友兰手上就成为了真正的哲学。即使中国真的有哲学,这种哲学跟西方哲学肯定是大不相同的。也许西方哲学也不是哲学可选择的唯一形态,就是那种概念清晰的、形而上的追问。

比如说,以中庸为例。中国人都知道“中庸”,即使从来没翻过古书的人都对“中庸”有一定的理解,“中庸”的文化意义已经超越了书本的意义。因此也没有必要翻开某某权威古卷去寻找真正的“中庸”,然后拿去反驳流俗的理解。在我看来,所谓中庸只适用于那么一种情况,即描述人的某个性质有两个极端,而且两个极端之间能够连续地取值,当处在两个极端中间附近的就叫做中庸。但实际上经常有那么两种误用。一种是在非黑则白的选择上逃避选择并名之为中庸,这种我想也是某人所说的“太过中庸”;另一种是强行在两个分量并不相称的极端上取中值。

说说“诈败”这个现象。怎么定义“诈败”呢?比如说,明知道自己的分数在客观的标准下十分之高,仍然重复、长时间表示自己“败”了的,肯定是诈败。考试之前直白、重复地“预告”自己的“败”的人,也可视为诈败者。说自己的“败”跟别人的“败”不一样不成理由。既然知道自己的“败”跟别人的不一样,那为什么还要用一样的字呢?可能是诈败者知道自己如果直白地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被视为“自我标榜”而遭鄙视。可是用这样一个“败”字伪装之后,那种意志就消失了吗?如果说那种本身自信心爆棚的人诈败该死,那么自认为自信心不足的人“诈败”就情有可原吗?如果一两次诈败了,遭到抵抗了收手的话,那就算了;如果明知自己的“诈败”给别人造成不快仍然执意或者不由自主继续的话,那就会令人怀疑你除了找台阶下之外,无意识里是不是有种什么样的愿望(即你没有意识到这种愿望,但这种愿望会影响甚至主宰你的行动)。

中国文化强力打压自我“标榜”、自我“炫耀”(你都找不到一个中性的词去描述),而只允许别人对自己的赞扬。可是这样的愿望总是有的,但在传统文化的打压下就只能以扭曲的形式得到满足。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我觉得你这个中庸的定义还是过于书面了,用在中国文化上的“中庸”的含义更加有意义些。还有中国人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而西方人不是,所以我们常常会故意说些反话,或者伪装谦虚,间接的也导致了“诈败”,我不觉得西方人也会有这样的情况。这些算不算是中国的哲学呢?还有待商榷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