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我在ssln上发表的文章的原版


《七宗罪》思考

首次接触《七宗罪》是至少半年前的事情,印象至今仍很深刻。执导该片的David Fincher是个有勇气探讨宗教社会道德伦理问题的导演。 Fincher执导的第一部作品《异型3》(1992年),便是在中加入宗教题材的好莱坞恐怖片。1999年的《搏击会》则探讨个人在现代资本主义下的精神分裂。而1995年的《七宗罪》便是部直面社会犯罪高发背后的道德危机。

影片最发人深思的是,连环杀手John Doe对受害者的折磨和杀害并非毫无正当性可言。当然,John Doe并没有把自己抬高为超然的审判者和惩罚执行者,他也不是警官Mills(Brad Pitt扮演)口中的精神病患者。他坦言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也像别的普通人一样每天都目睹周遭许多人犯下天主教教义七宗罪(seven deadly sins,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所描述的罪恶。普通人仅以冷漠处之,而John希望用行动,用鲜血去震惊早已麻木不仁的大众。John Doe的想法或许就是导演David Fincher的想法。

结局十分震惊,Mills的妻子Tracy很无辜地被John Doe砍下头颅,然后再让人送给Mills,引诱Mills犯下暴怒复仇的罪行。为什么John Doe会向Tracy这种无辜路人下毒手,为什么John Doe会打击Mills这种可能大有作为的热血青年?在我看来,Mills和Tracy 都太过天真,面对社会的黑暗却总是想好的方面自我安慰。比如,Mills和Sommerset的交谈透露了Mills的天真和盲目乐观。Mills认为John Doe等杀人犯不过是个少数精神有问题的异常分子,只是偶然的错误,逮捕他便可以解决所有问题。Mills的这种看法忽视了社会的道德沦丧其实是John Doe等杀人犯的温床,John Doe是社会的必然产物。Mills的想法实际上逃避问题,纵容罪恶的泛滥,等同帮凶。计划退休的警官Somerset(Morgan Freeman扮演)则深入洞悉问题的根本。他明了世界的黑暗,仍然不懈努力,是典型的加缪笔下“穷尽生命幅度”的英雄。影片结尾这句台词便是Somerset的最佳写照:“Ernest Hemingway once wrot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I agree with the second part.”这相信是非常流行的看法。

写影评类的文章的好处之一便是,导演不会跑出来指责文章不合他原意。因为就电影的意义而言,导演未必就比观众更高明,就好像神话的传诵者未必就是最了解神话深意的人。我们可以更开放地去看待这部电影的意义。从《搏击会》可见,David Fincher这种激进的,喜欢大破大立的虚无主义者怎么会拥抱保守至极的天主教教义?John Doe这种宗教狂热分子又岂是他的知音和代言人?Fincher无疑会更喜好用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这一切。

天主教在六世纪后期订出的七宗罪是“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觉得它过于苛刻、保守落后的恐怕不只我一个。但不管它们看起来有多么不合理,如果该教条是由在社会中具有无上权威的人订立的话,人们也会严格遵守。这种权威是指让人诚心信服的力量。订出七宗罪的便是天主教会,在我这种不太了解宗教的人看来便等同于上帝。可是,上帝还在吗?或者说,上帝还像以前七宗罪订立时一样深入人心吗?不,19世纪的尼采已经说过“上帝死了”。也就是说上帝所代表的绝对的道德标准也开始崩溃了,我们终身依靠并有望得到救赎的教条不再存在了。于是,虚无主义便登场了,人类从一开始作为上帝的子民变为被上帝抛弃的,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本质的存在。被抛弃的其中一个后果便是每当遇到道德选择时,人意识到自己是自由的(因为上帝已不存在),因此选择所带来的一切后果便要选择者自己负责,没有一个道德准则可以为选择者免除责任,由此而来的痛苦心情被萨特称作“焦虑”。这种痛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时不时会寻觅上帝的替代品聊以慰藉,尼采称之为“不彻底的虚无主义”,这也是新保守主义之所以能够用宗教作为工具寻求民众的支持的原因。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些替代品远没有真正的上帝那么管用,因此对于以七宗罪为代表的教条,也就远不如以前有威慑力。犯七宗罪者固然不会有多大的罪感,旁观者也会以冷漠处之,可上帝毕竟没有完全被抛弃。人们便陷入了这样的一个困境。一方面人们感到了上帝之死,人已被上帝驱逐,另一方面又未学懂适应被驱逐的生活,生活在一个“什么都被允许”的迷茫之中。在这个迷茫当中,人们往往在虚无主义和上帝替代品中间摇摆。(新加)若有John Doe这种行使上帝意志的刽子手,世界似乎又再一次重置于上帝的管理下。旧有的以上帝为支撑的道德已然崩塌,重新估价旧有价值之后的新道德又未产生,人便活在新旧交替的阵痛当中。John Doe,上帝眷恋者的代表,正提醒大家要重新审视过去的遗产。

这是往后一系列毫无意义的骂战的开端,事出评论者Kinker说的“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有挑衅性和攻击性的留言,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理。某人提到国人辩论的三段式,就是1)你是错的2)我是对的3)你是猪。毫无疑问,我最想对Kinker说的是第三段,但我却为了前两段花费了太多的精力,还暴露了自己知识的缺陷。就是这样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1. 说得有道理。但只能说明以上帝为威慑力的道德体系崩溃了,但信仰是超道德的概念,她从不会崩溃。而且你对这种“什么都被允许”的道德体系的担忧只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而已,看得出你只是活在这个逻辑的氛围里,并没真正地享受过这个逻辑。

  2. to Kinker:可否解释下你的最后一句话?何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何以见得我担忧?这里的“逻辑”指什么?“这个逻辑的氛围”指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