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摘录3


以下全部摘自威廉 巴雷特的《非理性的人》:

202
(席勒说)现代生活已经部门化、专门化,从而把人的存在撕成了碎片。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把这些碎片收集到一起组装成一个整体。
203
尼采的非道德主义,虽然表述得激烈得多,却不过是在精心发挥歌德的论点:人必须把他的恶魔与自己融为一体,或者如他所说,人必须变得更善些更恶些;树要长得更高,它的根就必须向下扎得更深。
他(尼采)认为,整个传统道德都没有把握住心理实在,因而是片面的和虚假的,这很危险。
204
道德本身对它自己心理动机的缠结视而不见,而尼采则在他的一部最有影响的书《道德的谱系》里昭示了这一点,指出,归根结底,唯有权利欲和怨恨的驱使才是道德的本源。当然,还有尼采没有看到或他不愿意承认的别的动机,但是无可否认,权力欲和怨恨这两者在历史上一直是道德家严肃面孔背后阴影的一部分。
208
对尼采来说,永恒轮回的观念成了勇气的至高检验:如果尼采这人必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生,拖着同样的病体,承受着同样的苦难,面对着这种绝对无望的前景说“是”,这不就需要对生命有最大的肯定和热爱吗?
212
……尤里乌斯 凯撒《高卢战记》第1页上美德这个词意指勇气和尚武的勇气……
213
他(尼采)能够看出在道德史上力量意志到处都在暗中起作用,不仅原始立法者的残忍,而且圣徒的苦行及宣告人本有罪的道德学家的仇恨,都是明证。
力量意志实际上是所有存在物最内在的本质,是存在本身的本质。
216
笛卡尔哲学的基本特征,是在自我与外部自然界之间的一种二元论。自我是主体,本质上是一个在思想的实体;自然是客体世界,而客体是一些有广延的实体。因此,现代哲学始自一种彻底的主观主义,主体以一种隐蔽的对抗性面对着客体。
217
对尼采来说,虚无主义问题是由发现“上帝死了”产生出来的。在这里,所谓“上帝”意指基督教信仰的历史意义上的上帝。但是,若从更宽泛的哲学意义上讲,它还意指超感官实在的整个世界领域,哲学统统地把它放置在感觉世界之外,而把人的最高价值安放到它里面。尼采宣告说,现在既然这另外一个较高层次的永恒世界已经一去不返了,则人的最高价值也就失去了它们的价值。……为了取代这些最高价值,尼采能够提供的唯一价值就是:力量。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