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摘录2


以下全部摘自威廉 巴雷特的《非理性的人》:

192
(尼采)他是有史以来最孤独的人之一。相比之下,基尔凯戈尔看来差不多是个世俗灵魂,因为他至少坚实地植根于他的本土哥本哈根;尽管他可能同他的母邦居民合不来,但他热爱这个城市,而且它也就是他的家。然而,尼采是完完全全没有家的。

到了我们这个时代,人类需要再度接触他的无意识的古代生活,这不只是个心理学上的怪问题,而且也是一个关乎生死的大问题。如果没有这种接触,他就可能成为杀死他自己的泰坦。

193
(尼采)他的原则是:任何一个个人身上的好与坏都是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的,对立的性质越是极端就越发如此。

197
既然所有的神都死了,他(人,特别是西方人)就朝他的成人期迈进了第一步。
人类是最有勇气的动物,即使他的神都死了,他还是可以继续活下去。
他(尼采)曾在一封信里写道,我所过的日子,没有一天不砍掉一些给人慰藉的信仰的。人必须不依赖任何宗教的或形而上学的慰藉而生存。
贝特兰 罗素主张温和的无神论,预先设定有信仰者存在,这样一来,他便可以通过论证站而胜之,并借机发表一些妙趣横生的议论。

199
尼采的无神论显现了上帝的真正意义,而且我们还可以加一句说,它必须多正式的有神论的效果还要大些。他自己曾嘲笑有人把他和普通类型的自由思想家混为一谈,说他们对他的无神论一窍不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