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周国平写尼采


周国平写过《尼采与现代人的精神危机》一文。这个精神危机,便是上帝死了,即信仰的丧失。摘录一些精彩文段:

“在信仰沦丧的时代,真诚的人如何能生活下去?这是尼采苦苦思索并试图解决的问题。所谓真诚(JW:“真诚”这个词非常关键,这个词贯穿于存在主义哲学),首先是在信仰问题上不苟且,不盲从,也不伪饰。尼采对于人们用匆忙的世俗生活(JW:联系海德格尔的“沉沦”的哲学概念)或虚假的信仰的事实极其不满,不懈地揭露了时代的颓废倾向。但是,真诚会使人陷入悖论。一方面,它要求对人生追根究底,把生命的意义看得高于生命本身。另一方面,对根据的无穷追究又必然使任何终极根据都站不住脚,生命意义的丧失使生命本身成了问题。这时候,真诚就要求一个人敢于正视其追根究底的结果,“确信生存是绝对没有根据的”。”

不过,是否就无处可逃呢?周国平一文就引述尼采说艺术是新信仰。想起很多文化名人都把艺术当避难所的。艺术确有慰藉的功效,可是新信仰是不是有点抬高了它的地位呢。既然已经知道生存没有根据但又假装艺术能够填补信仰的空洞是不是尼采没有把“真诚”的态度坚持下去呢。萨特可没说过有任何东西可以逃避价值的虚无以及由此而来的“自由”。

题外话,周国平写女人和爱情写得很好,部分地解答了高中以来的一些问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