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继续咳嗽


感冒算是好了,但感冒的后遗症咳嗽依然,甚至变得更坏。睡觉不再是件能好好享受的东西,床垫是另一个战场,关了灯盖上被子进入另一场战斗:与咳嗽斗谁先累的战斗。当咳药水只有安定的作用而没有止咳的作用,当吃药变为像是基督徒祈祷一样的例行公事,我才又一次领略到(我的)人生的无助。记得高三那次绵延长久的支气管炎。开始也只是感冒之后的小咳嗽,逐渐发展到会影响睡眠。再到某一晚,咳嗽到了完全无法入睡的地步,每一次咳嗽到把即将进入梦乡的我拉回外部世界。无法入睡,于是看看书等到超级疲倦的时候再尝试入睡,可惜尝试几次无果。最后,我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带着着对运气不佳的无奈,对自己纸一样的体质的憎恨,和对高三紧张学业的担忧,在阳台来回踱步到天明,看了人生中印象最深的一个日出。周周转转打了很多次吊针终于不咳了,却让身体虚弱到头晕得像是坐在暴风雨的小舟上一般。头晕的时候也正是物理月考的时候。不断地调整头的位置直到找到相对较舒适不那么晕的位置,这样才得以坚持考完。

自从感冒以来,越发地感到世界与自己无关,使我这个本身就孤独游离的人变得更加孤独游离。最近跟别人说发低烧的感觉很奇特,飘飘忽忽,感觉世界的节奏慢了。后来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居然把发烧的感觉与吃含有安定成分的药之后的感觉搞混了,并且生病并没有使我感到在责任上一丝一毫的释放。真正的感觉应该是焦急、憎恨和嫉妒。焦急的是自己的学业。憎恨的是命运的不公,本来自己就不聪明,基础又不好,居然还被剥夺了期中前努力的机会。嫉妒的是为什么别人那么健康,为什么别人感冒这么快就结束,为什么别人的咳嗽总是没有自己的严重。对于上述后两个感觉也只好认命,就好像自己的听力不好,在LG5、LG7吃饭时周遭人们的谈话听起来就像鸟语一样。我希望大家有一点想象力,因为没有想象力的人通常就不能设身处地地想,就好象健康的人往往觉得病痛没什么睡不好觉没什么,因而对病患说起话来经常带一种责备的语气。想象一下,你坐在一群熟人中间,当中某人绘声绘色地讲了个黄色笑话,然后大家都会心地笑起来,你却没听懂几个字,这是多么令人沮丧的场合!我就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是自己没有努力地听,于是吃饭时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试图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后来承认自己听力就是差,就有点释然了,听不懂也不再强求,别人笑自己也跟着笑一下。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我在咳嗽最重的时候,如果咳得睡不着了,就会爬起来把含片放到嘴里再去睡,倒是管点用,你可以试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