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最近


最近唯一的大事便是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的感冒,到现在为止感冒仍然未能痊愈,鼻水鼻塞依然,咳嗽更呈恶化趋势。估计是在广州的时候吃抗生素和消炎药太多了,现在不吃点抗生素感冒恐怕好不了。香港的医生开抗生素相当/过于谨慎,感冒的一周之内是不会开抗生素的,只会开些治标不治本又令人昏昏入睡的药片。学校的兽医总是声称我的肺是没有问题的,可高三那次由感冒引发的支气管炎也是从无到有逐渐恶化的。为了防止咳嗽恶化,今天决定跳过学校的兽医直接去附近的将军澳医院试试。

今天是星期天,将军澳医院的所有专科部门都休假。不像内地,在香港公立医院看专科都是需要转介信才能看的,也就是说看病都要从急症室开始。对有香港身分证的居民,急症室的登记/挂号只需要100元,一般的药不需要再另外收费。对没有身份证的人则收费翻几倍。医生按病人的紧急程度来会见病人,非紧急的病人,像我,至少要等2个小时以上,并且诊断的时候医生也已经很不耐烦,快人快事尽快打发病人。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医生一天下来要看无数病人,压力很大,几乎都要被榨干了。香港的各行各业都有一种把人榨干的趋向,如果可以的话,尽量用少的开销做最多的事情,由此带来对医生或是病患的压力和不便都不及效率来得重要。我猜想即使再怎么调配医药资源,非紧急病人的平均轮候时间都会在2到3个小时左右,也就仅仅比病人一般能够等候的最长时间短一点。然后星期天药房居然不开,于是只发一天的药,明天还要去拿药。

最近在图书馆意外地碰见一本《Why I am not a Christian》的文集,相当尖锐和精辟,对于了解基督教的阴暗面和香港的基右(基督右派势力吧)很有帮助。看了许久才惊觉作者就是罗素,怪不得有些章节看起来非常熟悉。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