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Z高达看完了,《20世纪少年》的漫画也看完了。

Z高达确实是十分经典,20年前的作品今天看来仍属上乘之作,除了图像比较老旧。发现有些人对老旧图像的容忍力确实是比较差,对黑白电影更是避之不及。可能是鉴赏能力的提升,我倒觉得对故事片来说,黑白还是彩色其实关系不大。我更注重的是电影或电视剧的故事本身以及导演说故事的能力,一些连故事都说不清楚或者故事本身没什么意思的电影(或其他影视作品),比如《李米的猜想》,图像再好又有什么用呢。近年图像出色的大片可能会很闷,相反,一些经典的黑白片倒是很能吸引人。以至有时我会觉得,分镜画或许比最后的成品更能体现电影的本质

《20世纪少年》读起来非常有感触。大反派“朋友”本身也不能算是大奸大恶之人,追根究底他/他们只是个想满足童年愿望的可怜人而已。小孩的游戏没有结局,只是成人之后忘记而已。大部分人在童年的游戏都能扮演自己想当的角色,比如超人、救世主之类的,最重要是,他们扮演的角色/身份也得到了来自伙伴的承认。既然在小时候得到了满足,长大之后便放弃了游戏时“不切实际”的角色/身份,并转而扮演更加现实的角色/身份。可是,“朋友”童年时从未成功融入任何群体,因而他所要的身份便从来未得到承认,即便成年,也还是执着于小时候的游戏和那时候想要的身份,甚至不惜一切要实现它,即使人类会因此而灭绝。

image

“朋友”(蒙头者)与主角贤知在最后关头的对质,这很好地体现了“朋友”毁灭世界的目的不过是想要大家承认“朋友”童年时渴望但是得不到的身份而已。“朋友”的要求在童年游戏里是十分容易实现的,成年之后就几乎不可能了。就此来看,“朋友”只是个没长大的小孩而已。


我说有感触的原因也就是因为我(甚至别人)都曾有过这种救世主的想法。可是我发现世界终究不会向有利于我成为救世主的方向演进,我便祈求大祸降临于世界,越惨越好,同时希望上天给我做救世主的能力。如果我能够当救世主的话,大家就会注视我了,我也不会像平时那样继续做透明人了。想到这,我很想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幼儿园时帮我打退一切欺负者的玩伴,另一个是陪我走过小学岁月的好朋友LJ。他们维持了我对身份的最低需要。

至于我坚持这个space的原因,就是因为本space是为确立并维持我的某种身份的大project,至于这个project成功与否,看评论数就知(虽然可能会有更客观的方法)。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本人也很喜欢HOLLYWOOD的旧片,例如奥黛丽赫本的年代, 即使黑白都唔紧要,带点歌舞也受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