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钟]SD 劳改营II


 

Quote

SD 劳改营II
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的,比方说,如何强迫劳改犯们去开动脑筋理解那些狗屁不通的文章。所以才有了MBI 公司所造出来的貌似多功能凳子的脑电波监视器。这机器的工作原理是与驯兽师的工作方法相当, 当发现劳改犯们的脑电波为apha波时(说明在思维停顿),就会给坐在凳子上的人一些不至于死亡的生理上的痛苦,例如是电击,往大腿上喷射硫酸等等。但后来发现,这是个很坏的注意。因为,与那些贪生怕死的鲁莽之徒不同,这些反社会分子都有一种受虐的倾向,在受虐中获得一种类似性高潮的快感,并大家相互攀比受到伤害的次数。大家都想被折磨,以至那些机器不堪重负,都提早报废。 为此,MBI公司的人花了不小的力气,才改进出II型脑电波监视器。 在II型中,各种各样的的折磨机关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新一代脑电波探头。II型监视器的探头不只是会探测脑电波,而且能发射一种模仿人心理极度痛苦时的脑电波进入劳改犯的大脑。一旦他们的大脑拒绝去审阅文献,就会让到他们莫名其妙的感到异常地悲伤,沮丧,绝望,压抑。 可是,由于那些文献实在是太难理解,劳改犯们读着读者就不觉意地走神。因此,在劳动改造的时间,SD劳改营里总是遍地哀声,呻吟声,哭嚎声,惨叫声,求救声,怒吼声不绝于耳,简直是一座人间地狱。 国安局的人对MBI 公司的这个设计非常满意,为了对其设计师表示谢意,他们把他也关进了SD劳改营。

当然,劳改犯10071并不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他与外界的接触从他被G-MAN关上流浪犬收容车那刻就完全被断绝, 外加上MBI-II脑电波监视器的作用,老Z完全变得浑浑噩噩。他只知道自己是劳改犯10071. 他忘掉了他的父母,他的家,第n中学和与他并肩作战的朋友,尼德兰利亚,三一骑士团。他的生活,只是由一连串的恶梦组成。

劳改犯10071在尝试努力理解诸如”具有ZZ型apha-AT的人易患COPD,这是由于apha-AT酶的 活性太低,不能有效地抑制KPO活性,当吸烟或”由于其他因素肺部时,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大量的排放弹性蛋白酶…..”之类的内容时,颈部肌肉就变得软弱不堪. 眼前的文字就开始变成一个漩涡,一旦低下头坠入漩涡中,劳改犯10071就开始做噩梦.这,当然要感谢MBI-II型脑电波监视器.

当劳改犯10071从恶梦中醒来时,他发现他已经被安置在他自己的牢房之中.他的头很痛,大概是MBI-II弄的,而且还出现耳鸣的症状.

牢房通常由四个犯人共享,但是劳改犯10071发现,他的狱友都不知到去向,而且通常只在放风时间开放的牢房门却不知什么原因打开了. 每层33间牢房的门都是朝向一个长20米,宽不过10米的,由几十层牢房垒成的中央采光井. 阳光从几十层以上的井口照入, 在穿越了上百米的沉重的空气后再射到劳改犯10071所住靠近井底的哪一层时,已经变得像掺水一样苍白无力. 就像从教堂高高窄窄的窗户中透过的阳光一样,带给人们净化,虚无与神圣的感觉. 正是这种感觉趋使劳改犯10071踏出他的牢房,走进一片昏暗诡异的阳光之中.

劳改犯10071踏上来牢房外像栈道一般的走廊是就觉得不对劲. 平时的中井总是有一种隐约的”嗡嗡声”,然而现在除了某处的水管漏水的滴答声外,像死亡一般寂静. 一阵从井中不知那个角落吹来的阴风轻抚着劳改犯10071的颈背,就像有人在往他的颈背上吹气,让他浑身寒战不止.并且,劳改犯10071清楚地听到,在他背后往他颈背吹起的那个”人”不停在他耳边轻柔地呼唤着,”跟我走,跟我走”.劳改犯10071非常恐惧,但他毫无办法,因为他眼前的景象开始慢慢地往后退,出于未知的原因,他顺着他背后的声音的引导,往某个地点飘过去.耳鸣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起初是轻微的VVVV~的声音,现在却慢慢能分辨出模糊旋律出来. 他飘一条又一条千篇一律的空无人烟的走道,经过一间又一间空空洞洞牢房.那个旋律越来越清楚,就像是从中井上面随着阳光晒下来的某支咏叹调,旋律哀痛,沉重,再经过多重回音反射后更加显得凄凉.而且,一开始就听到的漏这地看水的声音越来越接近.在穿越某段走道时,劳改犯10071听到一阵扑翅的声,向中井望去,竞看到意志他很久都没看到的一只小麻雀挣扎着,向井口的阳光飞去. “别走,等等我”劳改犯10071想大声喊,但是他的肺部却是如此的软弱,声音到了喉咙却 呼喊不出,眼睁睁地目送那娇小的麻雀的身影融入到 一片灿烂的日光中.等他低下头的时候,就发觉自己已经到达目的地–某层的34号牢房.黑乎乎的门洞中传来清晰的 “滴答”的水声.”进去”背后的声音命令道. 劳改犯又一次毫无选择地服从. 等他进去牢房后,发现牢房空空如也,除了房中间从地下冒出的一段水管.水管经过一个生锈漏水的水表后,有掉个头,钻回地下去.显然,水声是从这里发出的. 水表已经很老,转动的时候发出的”咔咔”的声响.这声响的节拍和着那首从井口飘落的咏叹调,令劳改犯回想起骑士团在每次战斗的时候为了鼓励士气而敲响的战鼓.那鼓声敲在人们的神经上,激起着人们最原始的破坏欲,让人们在枪林弹雨中毫不畏惧地冲锋,紧接着是大批倒下的画面,令劳改犯10071厌恶异常,他挣扎着想离开这间诡异的牢房,但好奇心驱使劳改犯10071凑上去看水表的读数. 发现尽管表针基本在疯狂地转动,但读数竟然是10071!劳改犯10071惊恐异常,转身想逃跑却发现牢房的门被一个人堵死了.仔细一看,竟是一个死人!那个一直躲在他后面呼唤他跟我走的”人”,竟是老Z!!一个穿着三一骑士团制服的老Z,确确实实地站在那里. 头不合道理地歪着,面上是狰狞的笑容. 当劳改犯10071看到老Z的颈脖时,不禁大叫失声. 只见老Z的脖子被砍开一半,心脏每一收缩,就从被砍断的动脉中喷溅出一股鲜血,旁边 气管的断头随着呼吸节奏一张一合…

在大惊过后,劳改犯10071发现,自己趴在MBI-II型脑电波监视器上,他旁边另一个劳改犯正在努力地理解一些文本资料,而且面容显得很疲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