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老钟写的YC片断


附上   YC的故事的某些片断
国安局某低级别的档案室中一份重来没有人翻过的高考答题卡,上面血迹斑斑
姓名            YC
考号***************
不要轻易说不?
不要轻易说不?你们现在就看到这样的我。一个瘦弱的身影,匍匐在一张半米见方不到的桌子上,并尽力压低那长得畸形的脖子,以力求那厚重的眼镜能够尽量贴近桌面。天气很热,但我依旧穿着长袖衫,以掩盖手上拿像蜈蚣一样骇人的疤痕。汗水湿透了衣服,考场那轰鸣的风扇也不能帮我。汗水渗进衣袋,并且使我衫袋上里的药片开始融化。是的,我今天没有吃药,我要考试时保持绝对清醒。因为不敢说不,我必须靠吃药来维持情绪。
不要轻易说不?你的下场就会好像我,一个到此时此刻都无法确认自己是谁的人。虽然,我早在廿年前被赋予一个平凡的名字,YC,现在,又被给与一个监犯似的编号。但,我不是一个文字符号,也显然不是一个数字编码。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可怜虫。一个孤独地匍匐在第一名阴影下的可怜虫,一个可怜的得甚至不值得别人怜悯的可怜虫,一个连父母都要将其抛弃的可怜虫。一个永远只得躲在暗处,仰望LA高傲眼神的令人作呕的可怜虫,不要轻易说不?你将会是第二个我。
我亲爱的死神,既然你使命就是收割生命,为什么不让你的镰刀早早落下?你为何要剥夺我的一切?你难道看到我孤独地立于旷野, 你就从你的黑斗篷下绽放出狰呤的微笑?你为什么一直不动手,而要学家猫一般玩弄到手的猎物?是否因为我一直不回说不,无法满足你残忍的欲望?那么好,我今次向你说一次不,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看到我藏在衣袖中的刀片吗,那锋利的刀锋是否让你感到不安?我要燃尽我残存的生命去照亮一切我所关心的人的前路。WO,你一直是最有希望的,因为你懂得最多。丁,你也一样,因为你充满自信。WT,多谢你的耐心与关心。还有老Z,希望你能从军队首领幻想中回到现实。请问死神老兄,你是否听见那刀片割破皮肤的轻微声音?紧跟是划破肌肉的撕裂声。不要慌张,也不要恐惧,请你抽出你的镰刀。对,就像这样,很好,你是其实像我一样的可怜虫,除了你拿把镰刀,你还有什么?“恪”那时颈动脉被割开的声音。我现在不会立刻毙命,除非我抽出刀片,我要看多一眼你在我面前挥舞镰刀有无可奈何的困穷样子。我重没有感到如此的快乐,这是一种超越性高潮的愉悦感,超脱一切…
(以下的内容被一滩血迹遮盖,无法阅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