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好吧,又要写点东西了


昨晚想想,其实想写的能写的东西非常多,可是下笔总是犹豫,恐怕是太懒惰了。

我一向不太喜欢写自己的生活经历,因为在我眼中生活是属于比较次要的地位,最重要的是想法和理念。海德格尔曾说过(懒得考证),应该用三句话书写亚里士多德的传记:他出生;他工作;他死了。既然生活不能代表一个人,思想便是一个人的存在。记得曾跟室友谈过出名之后要写本怎样的书,室友说想写本教人沟女的书(室友在这方面确实是行家),我大惊:怎么能用如此庸俗的东西作为你存在的代表!细想一想,不过是各人追求不同而已。

昨晚在common room翻明报的时候,非常意外地在评论版看到包含“虚无主义”的标题。细看发现该文章试图用(不彻底的)虚无主义去解释为什么大家在打机时总把攻略奉为圭皋,但难得之处在于它用几句话就准确概括了虚无主义的要义。好吧,下面我就说说我对虚无主义的理解和玩电脑游戏中所反映出的虚无主义的迹象。

印象之中,尼采是首先提出虚无主义的哲学家。我认为,虚无主义其实就是尼采提出的上帝已死论的直接结果。上帝其实就是一种恒久不变的绝对价值,仅此而已,追问它的真实存在没有意义(可是在LG7遇到的那两个传教人恐怕并不这样认为)。尼采说,上帝死了(他这样说的根据我至今都还没搞懂,当然这应该是个集体的精神事件),其直接的结果就是出现了价值的虚空。没有了绝对的价值,人的所有做法和想法都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对错的标准已经不复存在,这是好事吗?可是,尼采说,欧洲人为此感到迷茫、焦虑、不知所措,只好用类似的价值填补绝对价值的空白。比如,某人否认上帝的存在,却坚信存在着绝对的对与错。这应该就是尼采所说的不彻底的虚无主义,就是逃避虚无。

看起来如此消极的因素在萨特看来却是对人的自由的最好祝福。没有了上帝,就没有了对人的定义,毋宁说,一个人是个怎样的存在将由那个人自己的自由选择决定。无论你以前做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劣行,你也可以用往后的自由选择否认你的过去,成为不一样的人,因为既然人未被定义,人就是自由的。人类处在自决的状态,虽然逃不过选择所带来的沉重责任(因为既然上帝不存在,上帝就不能为你的所作所为买单,你就要为自己买单),但人却能自由地选择价值(自由变为了最高价值)。

那么,这又怎么可能跟游戏扯上关系呢?现在的游戏越来越自由,玩家有自己的选择,可是焦虑又经常是选择的亲密战友,于是玩家在玩乐时也要经受焦虑的折磨。逃避这种虚空的焦虑的其中一个办法便是贯彻绝对价值。游戏的绝对价值是什么?是通关速度、杀敌数、金钱。于是,玩家便把攻略上的最佳打法(文章上是“最佳沿途”)奉为圭皋,甚至沦为攻略的奴隶。像模拟人生、模拟城市或者GTA自由度极高的游戏,肯定令不少这样的玩家头痛不已吧。可是绝对价值已经不复存在,人的一切作为也不再有绝对的“合法性”,再尝试去做绝对价值的仆人未免自欺欺人。自由选择才是最重要的。玩GTA的重点不在于选择杀不杀人,不在于选择善与恶,而是在意识到自己的自由与责任的基础上,打出自己的风格,彰显自己的价值。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