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中西方媒体


因为种种原因,我只能说下面一段是WT的一个同学所写:

" 从1978年开始,中国的的媒介产业化发展已经经历了三十年,媒介已经越来越向独立的经济单元转变。“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方针的提出是为了缓解报社的经济压力,但是报社作为党、政府和人民的舆论工具的“事业单位”这个形象是不会改变的。中国政府和新闻机构的关系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新闻机构也不能单纯的看做政府的下属部门,因为新闻机构在当今的中国也具有很大程度的相对独立性,这就是市场经济下媒介产业化和报业集团化的结果。

    还要明晰一点,那就是,在我国,党性原则是指导新闻工作的根本原则。党性原则保证了中国共产党对新闻事业的指导,保证了新闻事业的社会主义政治方向。
   社会主义媒介认为新闻也是一种宣传活动,具有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导向作用。我们是旗帜鲜明的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的。而西方媒介是极力否认新闻报道具有宣传性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也都标榜自己的“独立性”或者“中立性”。但我想,西方媒介很多时候也没有做到绝对独立,因为利益是永恒的,选择和观点可以随人的利益改变。"

基本上同意上面的文字,只是对于西方媒体我有一点不一样的感受。是的,只是感受而已。

个人感觉,就西方的制度而言,技术上的媒体中立是可行的。那么为什么种种证据显示西方媒体并不是那么地中立呢?我想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我想应该叫做标签论。

标签/偏见虽然有那么多的负面效应,但它们仍然存在是因为它们为我们提供了对这个复杂的世界的基本态度,替我们过滤复杂多变的现代世界的众多信息,使我们不至于被信息淹没而不能思考。标签/偏见是如此地重要,以至于离开了它们,人们会感到茫然和无助。

所以,我想,驱使西方媒体选择性地报道甚至歪曲事实的,有可能不是什么实实在在的、意识得到的利益和阴谋,而是一种长期以来积累的标签/偏见。由于长期隔绝,东西方素来有一种微妙的、说不清的疏离感和敌意,这更使得标签和偏见得以持续甚至加强。

对于中共,对于中国,对于dalai,西方已经有既成的标签。这种标签是如此地强大,如此重要,以至于大家都不曾怀疑,也不可能去挑战这种标签。所以不是西方人不愿看真相,而是他们看不到真相。也许有政客在操控言论,可是当政客们遇到如此巨大的标签,也不得不让步妥协。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西方记者可以正气凛然地出现在电视机前面,出现在读者面前。这有可能不是装模作样,而是标签使然。同样,dalai事件之后,网络上开骂的许多国民(特别是校内网)借以谴责dalai、西方和西方媒体的大多也不过是另一种标签/偏见而已,离现实也很远。一种偏见谴责另一种偏见,一种神话对阵另一种神话。

另外一种就是阴谋论,觉得没什么必要说。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