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高三时写的东西(3) 人物 WO(2)


WO回到课室,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喝水,扭头发现丁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和围着他坐了一圈的女生在调侃,令WO眼红不已。丁大方、得体、爱运动、有情趣、有内涵、精力充沛、会讲含蓄的黄色笑话,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像鸡窝的发型。而WO自卑、矮小、瘦弱、局促、呆头呆脑、无聊、精神萎靡、心胸狭窄,自觉没有一样优点,总是做着有女生向他投怀送抱的白日梦,把不欣赏他的女生悉数斥为“只看外表”“肤浅”“淫荡”。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女生表达过对他的一点好感。

“我曾努力过”,WO想。有几次WO确实是尝试过去接触女生。他讲了几个二手笑话,该女生却一点没笑,最后只是尴尬地挤出一点笑容,WO却紧绷着脸。结果见到WO的女生多在身边一闪而过。

丁绘声绘色地讲了个含蓄的成人笑话,周围的一圈女孩都笑得前翻后仰。特别是Fei,笑得像哮喘,一下一下,很有节奏,在WO耳里像是叫床声。

WO最看不惯的是丁的艳福无边,最羡慕的也是丁的艳福无边。WO尝试运用“有得必有失”的理论来批判丁,却始终没发现丁会因此失去了什么。

WO经过了如此多的失败之后,心情变得郁郁寡欢,自卑不已,似乎认识她的女生都讨厌他。然后他发现,如果假定他已被所有女生拒绝,他就不用再被失败所困扰,因为不可能再失败了。

为了驱赶这郁闷,他假装他生来就是一光棍,永世孤独,现在女生们拒绝他倒免了他日后的痛苦。他想象总是从他在情人节的大街上向泛滥的情侣们露出鄙夷的表情,以做爱的画面结束。

他不善和女生交往,却认为任何主动和异性进行的攀谈都是可耻的。所有试图与女生搭讪的男生和胆敢回话的女生在他眼中不过是嫖客和妓女一类的货色,但他却希望有女生会搭上他。他故意不修边幅,从来不梳头,这样他就有足够理据判所有不愿搭理他的女生“目光短浅,只重外表补种内涵的幼稚妇人”。如果这一切还不能给他以平衡,他便以尼采自比,仿佛不沾女色是他英雄般的悲壮命运的一部分。

“我不是成为对抗自身欲望的悲剧英雄,就是庸人自扰的蠢货。”,他想。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