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5 影片:Cube 立方体


Cube是一部很经典的恐怖及悬疑cult片,其独特之处在于整个故事都在立方体建筑里发生,而且情节都有很强的象征性(除了那些惨死的画面之外)。

影片一开始,几个人突然发现自己被囚禁在布满机关的立方体中间,至于被谁而关和为何而关,他们都不清楚。被关的几个人分别是警察Quentin、主修数学的大学生Leaven、医生Holloway、建筑师Worth、越狱者Rennes还有疑似智障人Kazan。凭借着自己的越狱经验,Rennes在一开始承担起探路的任务,然而人的经验毕竟有限,Rennes惨死于一个酸性液体喷射器面前。之后便由Leaven带领众人以试错法找出了立方体运行的内部规律,推算出出口的所在。可惜的是,想独自逃出的Quentin杀死了Holloway和可爱的Leaven并重伤Worth,最终死于Worth的反击,能够逃出的就只有Kazan一个。

说到立方体的象征意义,它便是我们所居住的这一个世界。如悲观的“哲学家”Worth所说,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都对自己面前的事情认真负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景局限(situational constraint),不能从大角度上认识到整个社会的运作,因此便不理解自己所作的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终有一天,人类发现自己被困在自己设计的立方体中。人类的被困没有预谋,没有策划者,没有人或者某一类人需要独自为此负上责任,但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因此每个人都有责任。如果找不到出口,人类将会在自己设计的立方体中间毁灭,可是人类的局限性(我倾向于用“局限性”而不是“人性的丑恶)却把人类毁灭于出口之前。被困的几个人象征着我们的社会, Quentin象征着权力、Leaven象征着理智、Worth象征着反思,Kazan象征着尚未社会化,原始也是最无辜的个人……由于除了Kazan之外的所有人都参与了宏大的人类自毁工程中,所以Kazan之外的所有人都是有罪的,有罪的都得死,只有Kazan可以活命。

影片中还有其他有意思的想法。Leaven自称小时候便怀有罪恶感,这可能是编剧暗示对参与人类自毁的罪恶感便是“原罪”的来源之一。被困的一行人最终回到了出发的那一个小立方体和Worth开始的疑似消极令我怀疑这是一个巨大的比喻,这来源于我看过的某篇文章,该文章声称西方社会激进地走了许多年后发现自己走错了路。人们总是要“前进”,结果发现自己走了许多冤枉路。Worth开始的疑似消极可能是一种保持力量减少消耗的策略。

这部片的可贵之处在于给人以很多新思维(经常看西方现代哲学的不会觉得新),如果再以什么“批判人性的丑恶”来看这部片子,恐怕不会有所得。事实上,考虑到情景局限,被困的生还者的行为都是相当合理的。他们没法超越局限,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法走出去的原因。

本片某些画面的血腥程度跟The SAW有得一比。幸好经过了SAW4的洗礼,我看这部片的时候没有感到明显的不适。可能是因为预算太低,影片后部都没有出现同类的画面。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