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语言与统治


LANG001 final project的presentation最精彩的部分是Q&A section,其中谈到了广州人十分关心的普通话取代广东话的问题。

因为政策的倾斜(推普运动)和人口流动,广东地区的粤语使用率下降,粤语文化呈萎缩之态。

Q&A section上大家几乎都把这个问题定性为文化之间的冲击。粤语代表着岭南文化,而普通话则代表着中国北方的文化。粤语当然是一种文化了,然而普通话能够算作一种文化吗?有人提到,中国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语言,在北方也如此,但很多北方的本地语言都让普通话给谋杀了。因此,和粤语不一样,普通话其实并没有承载北方的文化。

普通话与广东话之争,更多的是政治问题,而不是文化问题。

《1984》中,大洋国政府花费巨大的人力与物力推广“新话”(New Speak),每年缩减词汇,简化语法。大洋国之所以花这么多力气在语言上,那是因为谁控制了语言,谁就能够统治。道理很简单,语言与思想有着极密切的关系。维特根斯坦说,我们只能思考能用语言言说的东西(原话找不到了)。语言所没有的东西,我们不能思考。如果语言中没有与“叛逆”相似的词语,我们便想不到能够叛逆,于是我们便不能叛逆了。“新话”缩减词汇的原因便在此。

当然,《1984》的情况和现实的差距也很大,但语言对于统治的重要性还是不能否认的。不同的语言会产生不同的思想,对统治者来说,这是个很大的难题。方言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它给统一思想带来极大的困难。如果有一种共同语,能够取代方言,那对于统治的巩固是很有好处的。普通话便是这样的一种语言,它说不上是文化,更多地是一种统治的工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