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对战争的看法(2)


我在战争问题上的第一篇文章似乎有点言过其实。其实我想说的大概有两点:
(1)对战争双方人员应该一视同仁,当然这仅是就他们同样是人而言,而不是就他们在战争中所做的事情。
(2)反抗是值得赞许的,但先要认清真相,而且认清真相这个任务是相当困难的。要认清真相,首先要放下那些空洞的口号,重新确立价值。
其实,我还想说,反抗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不一定非要靠明晃晃的暴力。

为了给第一个点提供一些具体的例子,我要引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的一些句子:
“……我留心看了他们(法西斯分子)一整天,他们跟我们一样是人。我相信我可以走到锯木厂去敲门,而且会受到欢迎,他们无非只是奉命盘问一切过路人,要看人家的身份证罢了。分隔我们的只是那些命令罢了。这些人不是法西斯分子。我是这样称呼他们的,但他们不是。”
——《丧钟为谁而鸣》第十五章
“他们跟我们一样是人”这句话似乎是句废话,但如果在那些因为目睹法西斯分子的残忍行径而暗自发誓甚至扬言要用同样的方式把他们撕成碎片轧成肉酱的士兵当中喊出这句话,那将是何等的如雷贯耳啊!
无论法西斯分子如何混账,都不能将之作为我们变坏的借口。假如在战争当中,只有行动才能区分他们和我们,那如果我们用法西斯的方式对待法西斯分子,那我们又和法西斯分子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像我们一样是穷人。他们绝不该跟我们打仗,我不愿考虑杀人的事。……他们不会开小差,因为开了小差,一家老小都要给枪毙。……”
——同上
在底层冲锋陷阵的士兵,往往是战争的首要牺牲者。

“我认为战后我们必须为杀人的行为表示痛改前非。要使战后我们不再信教,那么我认为就必须安排某种表示悔改的群众形式(仪式),使大家可以洗涤杀人的罪过,否则我们就丝毫没有真正的做人准则了。杀人是必要的,我知道,可是就人而论,干着勾当仍然是非常缺德的,我还认为,等战事全部结束,我们打了胜仗之后,必须有某种悔改表示,来洗涤我们大家的罪过。
……但是我认为杀人者迟早会变得丧失人性,我还认为,即使杀人是必要的,它仍然是桩大罪过,事后我们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赎这个罪。”
——同上

“我必须使你保持头脑清醒。因为,如果你的头脑不是绝对清醒,你就没权做你在做的事,因为这一切都是犯罪,谁也没权夺别人的生命,除非是为了防止其他人遭到更大的不幸。所以头脑要清醒,别骗你自己啦。
但是我不愿把我杀掉的人当战利品那样做记录,或者干出在枪托上刻痕计数这种叫人恶心的事,他对自己说。我有权不计算杀了多少人,我有权忘掉他们。
不,他的自我说。你没权把什么都忘掉。没权对其中的任何事情闭眼不看,没权忘掉其中的任何事情,也不该把话说得轻描淡写或者随意更改。”
——《丧钟为谁而鸣》第二十六章
战争对于任何参与其中的人而言,都是创伤的经历,是不能够忘记不能够忽视的创伤。这不仅是对身体的伤害,还是对心灵的伤害,对人性的伤害。这种伤害将永远剥夺内心的安宁,任何人都不能对之无动于衷。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只有真正经历战乱的人才会体会什么是和平,不然为什么总有人渴望着发动战争?!
    人有时真的很卑鄙范贱,特别是在和平年代,好了伤疤忘了痛。 

  2.  
    我好像很久没有上来了,文字还是那么尖锐呢
    战争,相对于和平是一对矛盾,既然矛盾是普遍存在的,那么和平存在的同时,战争是存在的;动物没有意识但依然会和同类斗争,不知是否可以从此推出,争是动物的本能,这或许是另外一个原因吧
    强烈祝贺你进了HKUST,你的同学我认识,所以我又上来了
     

  3. to 晴同类之间的竞争未必就会成为战争,这是两回事。特别一战二战根本就是毫无必要地残忍。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