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写的一篇小说


题目:英雄父亲
这篇小说是在高三期间和老钟一起构思的。

第一次外出采访的小刘坐在M市见义勇为颁奖礼会场的记者席上,旁边是负责指导他的资深记者志雄,坐在小刘前排的是一群无精打采,扇着扇子擦着汗的记者同
行。领导们又迟到了,但即使是早已习惯的记者也不得不强压下心中的烦闷,慵懒地摆弄起采访器材。颁奖仪式还没有开始,会场便呈现一派死寂的气氛,使得小刘
第一次采访的激动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刘”,志雄小声呼唤道。

“是。”

“待会儿颁奖仪式过后,我负责采访他们,你就和摄影师呆在我旁边,你就速记好了,千万别乱跑。”

听罢小刘像个干瘪了的气球瘫坐着,一脸委屈,犹豫着如何回答。

“听见没有!”,志雄有点恼怒地说。

“不能让我问几个问题……就问几个问题……求求你了”,小刘哀求道。

“这是颁奖礼,还有这么多的领导。提问也要讲究分寸,这个分寸书本上是不会说的,学校也教不了你,一定要在现场多多学习。知道了吗?”

小刘十分沮丧地点了头,轻蔑地悄声道:“分寸,分寸……”

颁奖礼开始便播了国歌,升了旗,之后便是省长和市长的长篇大论。负责速记的小刘睁大眼睛强作精神,握笔的手却已经不听使唤了,字迹越发潦草,错字
越发增多,还让志雄狠狠地“提醒”了他几回。小刘眼角瞥了一下站在台下的摄影师们,个个汗流满面,却仍像机器一般不断准确地调整着摄影的角度。前排的领导
瘫坐着,无精打采地捂着嘴巴哈欠不断,而要进入镜头时,却像被电击一般,个个抬头挺腰。小刘不由感到一种厌恶。

毫无意义的仪式,让每个人都不好受,小刘想。

冗长的开场白过去以后,手持着见义勇为证书的市民逐个登台。一时间闪光灯狂闪,主持人操着雷般的嗓子满怀激情地介绍着登台的市民。会场如同雷电交
加的夜晚。市民们个个穿戴整齐,挺直腰板,面带微笑,表情动作千篇一律。唯独一个约摸六十出头的精廋老头,撑着一件蓝灰色破旧外套,猥琐地四处张望,犹豫
地上了台。

这样的人物和会场的庄严肃穆无疑是极不相称的,但恰是这使小刘眼前一亮。

人不可貌相,这或许才是真的英雄,小刘想。

很快小刘又想起志雄的提醒,再一次泄了气。

到了自由采访的时间,记者们一堆地涌上围着走下台的见义勇为奖章得主,问个不停。志雄带着小刘和摄影师逐个弯下腰挤进人群,采访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志雄问了几个公式化的问题,那中年人便打起手势,滔滔不绝。小刘一边应付着地做着速记,一边从人群中的缝隙里关注着那老头。

没有一个人愿意采访那老头。老头滑稽地下了台,挺着伛偻的背猥琐地向观众席上走去,活像一个走错路进了后台的观众羞愧地寻找座位的路。他止步站着
的那个地方,坐着一个满脸污垢的农村妇女,她正拿着脏兮兮的大手抚摩着旁边黝黑瘦小的男孩。这个穿着校服的男孩不耐烦地推开妇女的手,自顾自地做着功课。
那妇女不顾场合,拿出用老旧的塑料袋包着的饭盒,充满爱心地揭开饭盒,推给男孩。周围的观众纷纷捂着鼻子。男孩对着妇女骂了几句,又做起作业来。

志雄好不容易地打发了那个健谈的中年男人,小刘边不听劝告地快步走向那老头。志雄为免伤了小刘的兴致,示意摄影师一同跟着小刘。

老头面对着记者变得十分紧张,同样紧张的小刘却友善地对他笑了几下安抚他的情绪。

小刘清了清喉咙,问道:“大爷,您贵庚?”

“今年……60。”

老头仍然很拘谨。

丝毫不懂得演戏,全不同那帮不知羞耻的演员,小刘想。

“这是您的孙子吗?”

“不,不……这是我儿子。”

“那您算是老来得子啦。”

“是……是。我们那个高兴啊……哈哈”

老头很拘谨地笑了笑。那妇女仍试图抚摸着他的孩子,而那男孩一边侧着身子躲着他母亲的手一边埋头做作业。

“您的儿子真好学!读小学了吗?”

“啊…….他都要高考了。”

小刘三人都吃了一惊。小刘眯起眼睛瞧了瞧那孩子,果然在那孩子似乎未发育的身上找到一点老成。自觉举动有些不敬,小刘又继续采访。

“我们没文化,只好开个档买些杂货……一个月就只赚到600多块……东凑西凑才凑齐儿子的学费……”

既爱家庭,又负责任,小刘想。

“我们的儿子可懂事了”,一说到孩子,那妇女便滔滔不绝,“除了读书以外什么也不干。他从来不去什么网吧,只在家里读书。我俩都觉得亏了孩子,好吃好喝的什么东西他想要我们就给,家务活也不让他做,好让他读书。”

说起见义勇为的情景,老头讲得有声有色。

“那人拿着这么长的一把刀”,老头在空中比划道,“那时候,我什么也不管,一下扑上去,他发了疯,挥着这么长的刀,有几下差点让他砍到了…….那种场面,现在想起来也吓死人啦。”

英勇无畏,真是难得的英雄,小刘想。

问题都差不多问完了,志雄便示意小刘该离开了。不料小刘正在兴头上,与老头聊个不停。

“请问您,如果再遇到类似的情景,你还会这样奋不顾身地见义勇为吗?如果您因此身负重伤,您会感到遗憾吗?”

沉默。

小刘想自己不该拿这么多文绉绉的字眼难住大爷,谁料老头的嘴一张,大家都惊呆了。

“不,不会!有谁会这么傻呢?……”

志雄感到大事不妙,一下傻了。

“我听说见义勇为可以给儿子的高考成绩加分,我才天天守在那路口等有事发生。现在高考加了分谁还会干傻事?”老头说着,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拘谨,似乎说的都是不容置疑的真理,“天啊!这么长的刀!插进去的话那个血啊,拼命地喷。谁还会拿命去玩呢?你被人打劫了,没关系,我继续吃我的肉粥,要不是我的儿子,我才不多管闲事……”

报社的走廊里,编辑小黄狼狈地拾起散落一地的文件,心中不由地怨恨起刚才几乎将他撞倒的小刘。在这个过程中,小黄发现了几乎被揉成一团的稿纸。小黄顺道捡起那一团纸,一边小心把它捋平,一边仔细研究这上面小刘潦草的文字,以至于给踱步过来的志雄下了一跳。

两人简单打了招呼后,小黄问:“这文章要我帮你好好修改一下吗?”

“省了吧。”

“什么,这样的文章不经过处理怎能发出来?”

“不,我是说”,志雄气定神闲地说,“这次报道早就写好了,而且领导们也通过了。那天下午总编跟领导们一道看过了,都很满意。你上我工作间去拿,拿到了例行检查一下错字,直接交给美编便可以了。总编那里已经看过了,没问题。”

“好的,我现在就去拿,检查完后就交给美编。”

“还有”,志雄叫住正要转身离开的小黄,“那张草稿赶快扔进附近的碎纸机处理掉,千万别让人发现是小刘写的。”

“好。新人任性一点是常事,但不要让他被人抓住痛脚了。”

小黄点了点头便悄悄离开了,只留下志雄在那昏暗的走廊里沉思。

“年轻人啊,为什么总要让我们操心。赶快成长。”志雄自言自语。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1. 不错的小小说!主体应该是讽刺高考制度吧,另外还有对现行的大众传媒制度和潜规则的揭露和讽刺。
    就第一次来说挺不错的,加油。

  2. 本小说完全虚构。当时跟几个同学说了这个构思,大家都觉得不错,于是写了。至于批判什么,见仁见智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