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rigin(updated)


为什么要建立JW’s Space?
在谦虚的表面之下,JW是个狂妄、自大,对于现实的不满足的人,他总是相信自己的想法与众不同。他想以自己的思想去赢取他人的赞同,当然,是由衷的赞同。可是,他似乎生活在一个没有听众的圈子,大多数人宁愿都不愿听听他的想法。奇怪的想法像洪水一般冲击着他,却无处抒发。他寻找发话的所在,于是建立了JW’s Space。

《沙丘》(Dune, the novel)
从北校区回去的那个星期,在学校图书馆小说书架的最下面一层发现了《沙丘》。《沙丘》可算是相当出名的科幻小说了(当然只局限在美国,国人大多懵懂不知。可是在美国可是和《魔戒》齐名的,当然《魔戒》并不是科幻小说),可是网上没法下载到(由于版权保护),因此一直无法一睹它的风采。
《沙丘》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未来(年份数是五位数!),人类的踪迹遍布于整个银河系,并且建立了有些封建味道的帝国政权。航行科技高度发达,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到了能够取代人类的地步,可是人类却发动圣战永远禁止人工智能的发展;社会制度有点类似君主立宪制度(有立法议会,但皇帝的权利仍然很大),实行类似分封制的制度(被称为采邑制),分封的对象是各大家族(以血缘关系连结的政治-军事组织,类似于诸侯国)。家族之间战乱不断。为了家族利益,各大家族结成大家族联盟。对于帝国政治局势有影响的机构还有宇航工会和姐妹会。宇航工会(Spacing Guild)垄断了星际运输业,从中赚取了暴利;比·吉斯特姐妹会(the Bene Gesserit Sisterhood)执行基因育种项目(breeding program),通过各种手段(例如婚姻和一夜情)保留优秀的基因,最终的目的是创造一个男性,Kwisatz Haderach。他拥有预言的能力,还能够得到祖先的记忆。
故事开始于三大家族的矛盾。三大家族分别是当权的柯瑞诺家族(House Corrino)(皇帝就是出自这个家族的)、阿崔迪家族(Houses Atreides)和哈肯尼家族(House Harkonnen)。阿崔迪家族的莱托公爵(Duke Leto Atreides)凭借着其个人魅力和出色的才能在立法议会获得了越多越多的支持,成为了皇帝Shaddam IV的眼中钉。Shaddam IV以阿崔迪和哈肯尼的家族世仇(feud)作为烟幕,偷偷摸摸地发动他的袭击。
阿崔迪家族在授权下接管了可怕的沙漠行星阿拉吉斯(Arrakis),该行星也被称为“沙丘”(Dune),是一种珍贵香料的唯一产地。这些香料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还为宇航工会的领航员提供预见能力。但因此阿崔迪家族被迫离开母星卡拉丹,在那里阿崔迪拥有可与萨督卡(Sardaukar)媲美的军事力量。军事上的劣势,再加上亲信的背叛,使得莱托公爵在哈肯尼的攻击下丧生,阿崔迪也几乎遭到灭门,莱托公爵和杰西卡夫人(Jessica Atreides,公爵的情人,因为考虑到未来的政治需求公爵只是娶为妾而不是正房)的儿子保罗(Paul Atreides,比·吉斯特梦寐以求的Kwisatz Haderach)和杰西卡一起逃到了沙漠的深处,加入了当地土著弗瑞曼(Fremen)。姐妹会高瞻远瞩,在杰西卡到来之前,护使团已在弗瑞曼当中散播迷信,神化杰西卡和保罗,使他们能够在弗瑞曼中得到坚固的地位。保罗年纪尚小,然而他在残酷的政治形势下不断成长,最终成为一个精于计算的政治军事大腕。小说的最后,保罗领导弗瑞曼漂亮地摧毁了皇帝进攻,并且大快人心地灭了哈肯尼家族,取得了帝位。

沙丘之子(The Children Of Dune)
《沙丘之子》其实是沙丘的第三部,可惜学校图书馆没有第二部《沙丘救世主》。它的剧情太复杂了,在这里我不再复述,大家可以去http://www.reference.com/搜索一下。

民主国家
(7.20)
今天中午凤凰台的读报节目中提到印度当局无理由禁止博客的新闻,民众通过报纸表达不满,他们所说的一句话相当耐人寻味:“如果这(当局无理禁止博客)发生在中国、伊朗、阿拉伯,我还能理解,但印度是民主国家!”
这句话的分量大家可以了解到…
但有人会问:既然是民主国家,那么为什么还禁止博客?
其实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都可能这样做,但区别在于在民主国家人民可以公开反对,而在专制国家无论政府干下多么混账的事情都只有赞成的声音,就算做错了坚决不负责任不认错。所以,如果某个专制国家禁止博客,那么相应的本地新闻标题应该类似“当局禁止博客,民众纷纷叫好”
(7.21)
中午的《天天有报读》提到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主持人把越共的政制改革和中国的政制改革作了对比。越共的政制改革步伐迅猛,但中共却长时间停滞不前。虽然这是正面、肯定的评论,但电视台还是例行公事地屏蔽了一道两分钟,这(屏蔽电视节目)是极为不民主的做法,由此可看出中国的民主政治任重而道远!

其它

因为一些假消息,JW又再一次pick up computer programming了。JW大幅度改写了Programs Launcher,一个更方便地创建快捷方式和启动它们的程序。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居然用sqlite储存快捷方式,居然想不到XML的元素跟Programs Launcher中组织快捷方式的树结点是完美的全映射的关系!后来又改进了Lyricsman,不过它的结构实在太混乱了,各个类之间错综复杂,责任不明,实在没有力气去重整。
昨天再一次研究Blender,这是个做CG的软件(不知道CG是什么?通俗地说,CG就是那些电脑三维动画)。在网上找了些最新的教程(Blender是自由软件,因此会出现文档跟不上发布进度的状况,更别指望会有中文翻译)。几经波折(由于文档的缺乏)终于做了些像样的动画,成果请浏览我的相册(163那个)“无聊图片”那个文件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民主已经不再是你我奋斗的目标了,所以你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还是找点别的话题吧,比如说黎以冲突,之前中国一直没有表明态度,可是但以方炸死3名中国人后就立刻要求停火,实在是怪哉。真可谓“敌不犯我,我不犯敌”啊

  2. 民主一直都应该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虽然我们都可能活着看到那一天的到来。黎以冲突是以巴冲突的副产品,以巴冲突的原因是不同宗教的矛盾,各自的宗教都许诺耶路撒冷作为自己的圣城,谁都不肯让步,于是就争起来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中国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